第46章 四六局中局(2/2)

他小气吧啦地慢慢饮酒,南山则问:“是何时进的府呢?”

“昨日。”沈凤阁淡淡地说:“但不出三日就会走,因为该试探的也试探结束了,她总不可能留在这里被戳穿。”

“试探?”南山略知道些沈凤阁与瞿松华的旧事,他们之间似乎有很深的纠葛。如今有人易容成瞿松华的模样接近沈凤阁,沈凤阁如果做不到若无其事,那就一定会被对方怀疑。

但沈凤阁却说:“天真。”

的确天真,沈凤阁那样的面瘫,就算有鬼跑到他面前说我要吃了你,他也能岿然不动,何况只是一个易容成瞿松华模样的侍女。

南山松口气,可沈凤阁立即又说:“但你方才露了马脚,真是个蠢货。”

他好像很不满意,皱着眉头吃鱼鲙。

南山有些气馁地吃了一口蒸饼。

沈凤阁岔开话题:“你要同结社的娘子一道去骊山泡汤?”

“恩。”

“可以去吗?”

南山犹犹豫豫地点点头。

“若能推掉还是不要去了,这是安排好的局。原本上远并不打算请结社的人,不知是谁同她说了什么,她立刻改了主意。”

“我知道的。”

“知道你还要往里跳吗?”

“可是不去会被怀疑得更深。”

沈凤阁神情里竟平添了一分烦躁,他道:“你不用着急澄清,大局快要结束了。结束之后便再没有这些小局了。”

“台主也只是自欺欺人罢了。”南山这些年早就看了个明白。哪里有什么结束与不结束,只要还有人,阴谋与伤害便永无止尽。

大局是不会结束的。

沈凤阁被她噎了一句,胃口也不好了,搁下筷子放弃了他那盘鱼鲙,将杯中酒悉数饮尽。

沈凤阁似乎有些烦躁,但写在脸上的也仅有一分而已。但他内心这些烦躁也不是因为南山即将去赴“鸿门宴”,而是因为瞿松华,当然还有袁府那个怎么看都不像袁家孩子的小十六娘。

南山又问:“台主认为是谁在背后试探呢?”

设计她,又设计沈凤阁,难道是……

“你认为会是谁?”

裴良春吗?

南山想到这名字便皱了皱眉。她以前知道裴良春不是好人,但没料到他的本事竟已到了这种程度。若任此人发展下去,不知会变成什么样子。

这边在议论此事,另一边,妙鲜包则也揪着裴渠在说道。

徐妙文机智地分析完朝中局势,末了道:“有一个人我始终看不明白。”他皱着眉说:“裴良春到底是那一派?”

“我回来不久,只比徐兄更看不明白。”

徐妙文哼哼道:“最狡猾的就是你,心知肚明偏偏什么都不说。你还不信我吗?怕我会抖出去吗?”

“这与信任无关。”裴渠还惦记着小楼里偷运出来的那些书,他没有太多时间,所以得抓紧时间全看完才行。至于徐妙文的絮絮叨叨,则真的是可听可不听的分析。

徐妙文瞧出他的心不在焉,迅速翻了个白眼道:“我还有个事要告诉你。”

裴渠抬头看他一眼。

“你还记得我先前找九郎试探你那学生的功夫吗?”

裴渠波澜不惊的脸上好像又快起杀意了。

徐妙文怕被他再次掀翻在地,再不敢卖关子,忙道:“我当时的确怀疑你那学生是内卫,不过现在不光我怀疑,裴良春已经设计好局让那丫头跳了。”

作者有话要说:好像 有 蛮多话 想说 但是还是 算了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