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忍耐(1/2)

沈凤阁愣了一愣,只见眼前小人斜挎着一个包袱,大帽子捧在怀里,满头是汗。她见他不应声,又转了转眼珠子喊道:“台主是我爹爹对不对?”

沈凤阁回过神来,却是看向裴渠,面上恢复常色:“你带她来的吗?”

还未待裴渠回答,小十六娘抢先交代:“是我偷偷跟着来的!”

诚实的小孩子按说该得到表扬,可却没想到她话刚说完,沈凤阁将裴渠拽进屋内,迅速关上门,竟是将她关在了门外。

小十六娘完全看懵,仰头看着旧旧的木板门发愣,但忽然就上前贴住门板细听声音。

而门内,沈凤阁正蹙眉质问裴渠:“你就任由她跟着吗?你知道她是如何离的袁府,又是如何知道去找你的吗?”

小丫头来意不明,且张口就喊他爹,看起来像是离家出走,可谁知道这其中是什么缘故?小孩子心思纯善,被人利用了怎么办?

“台主是担心有人会顺着十六娘寻到这地方么?若只是因为此,大可不必这样冷酷地对待一个小孩子。”裴渠顿了顿,续道:“毕竟想要用十六娘当饵钓鱼,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他话音刚落,门外紧接着就传来一声应和:“就是就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说话者正是听到了二人对话的小十六娘。

沈凤阁显是有些意外,却还是问裴渠:“一路上当真没有什么异常?”

裴渠刚要回答,外面淘气的小娃又抢着嚷道:“没有没有!没有人怂恿我出来找爹爹,我是自己偷偷来的,没有人知道的。”

裴渠闻言转过身去,替沈凤阁继续发问:“那你为何会想到去找我?”

小娃隔着门板老实交代:“我走丢了……就只好去县廨。”她声音有点委屈,离家出走的小娃竟然觉得委屈!沈凤阁开了门,将耷拉着脑袋的小十六娘从门外拎进来,板着脸道:“你一声不吭出了门,你爷娘不担心吗?”

“太师府里的娘亲回汴州老家了……太师府里的爹爹也忙了好久不着家。”小十六言语中特意将生她的双亲和养她的双亲区分开来,吸吸鼻子,仍旧垂着脑袋。

裴渠拿过她怀里抱着的帽子,她正好腾出手来整了整肩上斜挎着的包袱带子,挪正后接着道:“我错了。”

小丫头认错比谁都快,看着很乖,心里歪歪肠子多的是,简直是狡诈界的高手。

高冷的沈凤阁没给她好脸色看,转过身就往屋里去了,她便只能抬起脑袋和裴渠大眼瞪小眼。裴渠瞥瞥屋那边,示意她过去说点好话,小丫头却鼓了鼓腮帮子杵在原地不动。

她想,好不容易撞上狗屎运才碰见台主爹爹,可台主爹爹却还给她坏脸色看,实在是令人高兴不起来。

小十六娘也是个臭脾气,自认为已经认过一次错,再低头实在是没出息,便一动也不动。

裴渠知她是与沈凤阁杠上了,又明白沈凤阁在与孩子相处一事上十分低能,便不打算插手,而是径直回屋看南山去了。

南山上回醒过一次后便又一直昏睡,实在令人担心。屋中光线愈发黯淡,北曲的歌乐声则又响起来。

裴渠给南山喂完水,起身点灯,又顺手卷起窗边竹帘,瞥见沈凤阁走到院子里,与小丫头你瞪我我瞪你地对峙了一会儿,最后无可奈何地将小丫头拎进了屋。

蝉鸣一声弱过一声,渐渐低了下去。暑气随西沉的日头缓慢消减,厨舍里饭菜香弥漫,小仆将晚饭端到堂屋中摆好,临时凑在一起的“一家人”便开始用饭。

沈凤阁与裴渠都没甚胃口,吃得又慢又少;小十六娘则抱着一只碗埋头拼命吃,看起来像是饿了一整天。她将面前小案上的饭菜吃得干干净净,就差抱起盘子来舔。她吃完了抬头看看两个大人,想说什么却老实闭上了嘴,只抹抹额头的汗,道:“为何台主爹爹会与裴叔叔一起住?”

裴渠不作声,沈凤阁也不说话。小丫头霍地站起来,又琢磨了半天说:“我想洗澡……”

她满头满脸都是汗,看起来脏脏臭臭的,不让她洗实在说不过去。

沈凤阁搁下筷子走到小丫头案前将她拎出来,步子不停地将她丢进了南山的睡房,正要去厨舍拎热水来,小丫头却眼尖看到了榻上的南山,惊道:“南山姊姊!”

她说着扑过去想将南山喊醒,可身后却伸来一只手将她拎到一边:“不要鬼叫。”

十六娘倏地闭上嘴,她瞥见了南山袖子上的血迹,便吓得有些懵,反应过来之后便明白事情可能比坊间传得还要严重。

沈凤阁将热水倒进浴桶,又将包袱扔给她,随后叮嘱一声“老实洗完就出来”便关上门出去了。

小十六娘对着那关上的门做了个鬼脸,之后磨磨蹭蹭脱衣裳,目光还总往南山那边瞟。她踩上小矮墩爬进浴桶里,搓搓脸搓搓背搓搓头发,自认为洗干净了就要爬出来,可她手滑脚滑的,浴桶又高,连个垫脚的东西也没有,实在是很难爬出来。

她努力了好几回,最后噗通一声掉回去,摔得背疼屁股疼。她“哎唷”了一声,躺在水里仰面说:“我又掉下来啦。”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