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八零答婚(1/2)

次日一早,已快要饿疯了的十六娘盯着案上的古楼子口水快要流下来。若不是家教不允许,她现在当真想敲碗去喊裴叔叔起来。

裴叔叔再不来的话她要等到何时才能吃饭呐?十六娘拼命往肚子里咽了咽口水,看向刚坐下来的南山:“裴叔叔昨天睡得很晚吗?如何到现在还没有起来……”她又瞅瞅外面,小声嘀咕:“太阳都照屁股了。”

今日天气晴好,秋风暖阳,很是惬意。南山没闲空享用这好天气,一大早火急火燎干完活,这会儿刚坐下来,见裴渠还没来便与沈凤阁说:“不等了罢,米行这么晚还没个人不大好。”

“你先吃完去吧。”完全不饿的沈凤阁悠闲地翻着书,头也没有抬地说。

于是南山将古楼子切开,拿了一块包好就大步流星地走了,看得十六娘一愣一愣的。南山将古楼子切开后,肉香更是四溢,小十六娘眼睛都快要掉进去了。

她拼命咽口水,可怜巴巴地说:“我能不能……”

沈凤阁头也不抬地对小崽子的要求予以拒绝:“不能。”

十六娘揉着肚子暗自哼哼唧唧,时不时往外瞥,忽然眼前一亮:“喔来了来了!”她不忘起身:“裴叔叔早。”

裴渠则按着酸痛的脖颈,应了一声。

沈凤阁这才抬起头,懒懒看他一眼,说:“坐下吃吧。”

熊孩子顿时像解了穴位一样,双手在餐桌上活跃起来,紧跟着嘴和肚子也活跃起来,不多会儿,一块肉饼便被她吞得只剩满嘴满手的油。

沈凤阁看不过去正要说教一二,裴渠已拿着帕子伸过手去,抓住小崽子抹干净她的嘴,又给她擦擦手。沈凤阁看在眼里,心想南山当年大约就是这么被骗走的,行动派在这一点上果然占尽优势。

小崽子却完全不在意,她无视刚擦干净的手,低头又抓起一块来往嘴里塞。

沈凤阁丢过去一块帕子:“吃完了自己擦干净。”他暂时不想见到这只饭桶,指了指桌上剩下的古楼子道:“都吃光,不要浪费。”

十六娘十分乐意地拼命点头。

沈凤阁起身就走,走到裴渠身旁时却又说:“你跟我来一趟。”

裴渠即刻擦了擦手起身,跟着他一路走到庭院。宅子不大,却也五脏俱全,全胜在精巧二字上。沈凤阁在小亭棋桌前坐下,面前却是一颗棋子也没有。他做官是很有一套,下棋却完全没有优势,面对王待诏的这个熊弟子,他一点自取其辱的想法也没有,于是干脆煮茶喝。

饼茶敲成小块碾碎,箩筛过再煮。小炉上水声汩汩,衬着秋日庭院更是清静惬意。

沈凤阁悠闲万分地深嗅秋日里成熟又清甜的气味,裴渠却仍是按着隐隐作疼的脖子在想南山昨日的狠招。

秋雁一群群,阵势浩大,鸣声划破天际。此一去,冬将来,该是藏果实的时候啦。沈凤阁忽转过头去,将一早就放在一旁的箱子拖过来,当着裴渠的面打开,竟是从里面取出一卷红茧纸出来。

沈某人很自然地说:“听说你打算入赘,所以通婚书就由我们这边出。”他俨然将自己当成大家长,顺理成章地将婚书正书别纸递过去:“这样直接给你礼仪上似乎有些说不过去,但你孑然一身,也没什么仪式好做。”

通婚书通常由男方递予女方,分正书与别纸。正书虚词华美,都是客套话,以沈某人手中这份为例,无非就是顿首顿首,再写裴某某如何如何好,我家对你倾慕已久难以名言等等,最后再顿首顿首。别纸上就要实际得多,写的是李某某已成年,年龄几何,未曾婚过,再写个媒人姓名。

求娶的一方将通婚书递出去,对方若接书答应下来,就要回一份答婚书,也分正书别纸。这两份都要封好,属于男女婚姻契约的重要见证。

沈凤阁自然地递过去,裴某人也是很自然地接过。他将系在红茧纸上的丝线解开,将那通婚书看了一遍,从字迹上辨出这根本就是出自南山之手。小徒弟在婚书上自称李朝歌,且用辞十分夸张,拍马屁本事简直一流,真不愧是媒官中的翘楚。

沈凤阁又搬出笔墨纸砚来,裴渠接过纸笔想了想,那边沈凤阁已是亲自动手为他磨墨。才子写答婚书必然不会像徒弟那样不费脑子地循例写,要写对方的好处,又要写自己的求嫁之心,不能露骨也不能太含蓄。恰到好处的文章最难写,不过到底是难不倒裴某人的。

于是沈凤阁的墨甫一磨好,裴渠便执笔蘸墨低头在红茧纸上写起来。

一笔一划皆是方方正正楷字,洋洋洒洒写到一盏茶凉。沈凤阁在一旁看着,差点连“你在炫技吗”都要脱口而出,最终却还是等到他收笔。

裴渠说:“台主坐在我对面总有被考试的感觉,上一回这样被盯着还是考制科的时候。”

“时间过得太快,那时我也才二十来岁。”沈凤阁说着接过答婚书,依次看了一遍,心说不一样啊果真是不一样,难怪当年要将他的答卷裱在尚书省给人看。灵气天赋都绰绰有余,偏偏就是无心仕途,这样的人将来不知要做什么呢。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