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小说 > 美人沟 > 第三十九章 惩罚,母女花(上)

第三十九章 惩罚,母女花(上)

第三十九章惩罚,母女花(上)

“女儿长得这么漂亮,母亲肯定也差不到哪里去,这样没品的女人,就应该让虎哥好好教导一下她才行,最好是身体力行,手把手的教导。”

虎娃义愤填膺的说道,心里却是在yd的思索着这样的问题。

这个不要脸的家伙,已经开始打人家母亲的主意了,对付好人,他下不了手,但是对付坏人,他没有任何心里负担,以王晓梦的年龄,她母亲的年龄顶多就和刘美丽差不多,这个年龄,虎娃心里勉强是能接受的,只要她长的足够漂亮,身材足够好就行。

“谢谢,只是,不用了,不管怎么说,她都是我的母亲,我不想和她再有任何关系了。”王晓梦虽然心里对虎娃有些感激,但是还是摇摇头说道“我没有母亲了。”

她说着,脸上写着坚决。

“这可不行,坏人是必须要付出代价的。”虎娃说道,一脸义正言辞的样子,心里却是在想“有你帮忙的话,我很快就能把她给搞定了。”

只是这些话他当然是不会说出来的。

听到他的话,王晓梦顿时就愣住了,脸上的表情有些挣扎。

“你好好想想,这么多年了,你母亲尽过多少责任,现在,你父亲身患重病,她又立马狼心狗肺的把你们给抛下离开,既然她已经不念任何亲情了,你还担心啥啊。”

虎娃是循循诱导着,就想让王晓梦能按照他的心思来。

“你难道不恨她吗。”

他这句话,直接让王晓梦的身体猛的一颤,心里似乎某个关闭了已久的大门轰然被打开,两只眼睛里都散发着愤怒的光芒。

她此刻正躺在他的怀里,他一边说着,一边还用手在她的背上轻轻的抚摸着,同时把她的身体拉近,让她紧紧的靠着自己,嘴巴还适时的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给了她一些勇气和鼓励。

他的这番动作和言语,顿时就让一旁的刘老虎和陈咏梅都愣住了。

陈咏梅又想开口说什么,但是又被刘老虎摇头给阻止了,或者是担心她乱说话,他干脆直接低头吻住了陈咏梅的嘴狠狠吸了下去,也不顾及虎娃在身边,两只大手就在她身上游走了起来。

他并没有准备把她当做自己的正式女人,顶多就只是当个情人玩玩而已,所以没有想过要多么认真。

这边,在虎娃的诱导下,王晓梦的心理防线终于崩塌了。

“我,我恨她。”她说着,看着虎娃。“可是,你准备怎么收拾她啊。”

她还是保持着理智,不想伤害任何人。

“你就是太善良了,才总是让人欺负,这世界总的来说还是恶人比较多。”虎娃缓缓的给她灌输着自己的思想。

半个小时候,在让王晓梦对她母亲彻底愤怒了以后,他终于长呼了一口气。

“调教女孩真是费劲啊。”他心里幽幽的想道“不过做错了事情的人,总是必须要受到惩罚的,不然的话,这世界岂不是要乱套了,虎哥这是在帮助她母亲走上正道。”

他给自己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顿时心里那微微的一丝负罪感立马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好了,乖啊,啥都别想了,明天我一定帮你去交你爸的手术费,同时,帮你整整那个女人,让她知道这世界还有礼义廉耻存在,让她知道,她错了。”

虎娃一脸一本正气的看着腿上的女孩说道,两只手再次不老实的游走了起来。

坐怀不乱的境界,虎娃自认自己是绝对还没达到的,特别是,这么一个娇滴滴,香喷喷,**裸的大美女,不,还是小处女,坐在自己怀里,如果他能忍得住的话,他就不叫刘虎娃了。

“她家里有电话的。”

虎娃正准备下一步动作,就忽然听到这么一句话,不由一愣,看着王晓梦。

“什么意思。”他有些奇怪的问道。

王晓梦顿时两只胳膊紧紧抱着他的脖子,把嘴巴凑在他的耳边轻轻的说道“你费了这么大的劲忽悠我,不就是想把那个女人给拉出来睡了吗,如你所愿,我帮你把她叫出来,我还告诉你,她就是一个十足的**,而且,长的很有味道。”

听到她的话,顿时,虎娃有些惊讶的抬起头看着她。

“你别乱说啊,我可没有那些想法,虎哥是十分正义的一个人。”虎娃抵着声音说道。

王晓梦顿时一笑,说道“你什么人我不清楚,只是如果你想要整那个女人的话,我们现在就走,找个酒店,我一定帮你把她给叫出来。”

听到这句话,虎娃本能的就感觉到一股来自内心的兴奋。

双飞,三胞胎,他都玩过,只是母女花,他还从来没碰过,立马就想点头答应下来,只是却忽然看到了刘老虎在不经意的冲着他摇头,顿时心里一颤。

他知道,他肯定是发现了什么,顿时眉头也轻轻一皱。

“哎哟,我肚子有些不舒服,我要上个厕所,小梦,你先下来,我先去厕所。”虎娃忽然抱着肚子苦着脸蹲在地上,好像是吃坏了肚子一样。

“你没事吧,我,要不,我扶你去吧。”小梦立马就说道,她心里还指望着这个男人能帮她的大忙,她也早就想好了计策能不让自己**,这个时候,就担心他出点什么问题让自己的计划泡汤。

“你一个大姑娘家,扶着一个大老爷们去厕所算个啥,再说,你也没力气啊,还是我去吧。”刘老虎在一旁走了过来冲着王晓梦摇了摇头,然后扶着虎娃就往洗手间走去。

这个包间里面就有洗手间,所以距离也不远。

等他们进了洗手间的门,陈咏梅忽然就一个箭步跑到了王晓梦身边,一脸愤怒的冲她吼道“小梦,你是疯了,趁现在立马赶紧走,那个家伙就是个疯子,你控制不了他的。”

“哼,不要你管,你有什么资格管我啊,她都不管我和我爸的死活,你又算什么。”王晓梦几乎是红着眼睛盯着陈咏梅说道。

显然,她们认识,而且十分熟悉。

“我,我也是没办法,你爸的病,根本就不是五千块能治好的,你要理解你妈的苦衷,她也是在为你着想,你赶紧走,你不走的话,一定会后悔的。”陈咏梅看了一眼卫生间的方向,着急的冲着她喊道,伸手就想去抓王晓梦的胳膊,却被她给打开了。

“不要碰我。”王晓梦有些厌恶的说道“如果你真的关心我的话,刚刚见到我的第一时间就应该认我,可你没有,这说明你根本就没把握当一回事,别在这假惺惺的做好人了,他们两个就快出来了,回沙发上去吧,你不是不想让他们知道我和你认识吗,还是不要露馅了。”

她说着,脸上还是不自觉的带着一抹苦笑。

亲人,毕竟是亲人。

眼前的这个人,她一进门的时候就认出来了,正是她妈妈的亲妹妹,她的亲小姨,她原本还心惊胆战的,担心她会站出来骂自己,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开始绝望了,因为她发现她几乎没有看到自己一样,眼神一直在躲躲闪闪,好像也不想自己认出她。

顿时,她明白了,她根本不关心自己的死活,她更在意的是,不要和自己扯上关系,因为她怕丢人。

现在站出来,只是因为她心里有一丝愧疚而已。

她冰雪聪明,这些事情一眼就看得透彻明了。

洗手间里,刚关上门,虎娃的肚子忽然就不疼了,看着刘老虎低声的问道“刘叔,你发现什么事情了。”

“嘿,你小子机灵的很啊。”刘老虎一笑,把耳朵贴着门听了一下,才说道“我发现啊,这个小梦和陈咏梅可能认识。”

听到这句话,虎娃顿时就愣住了。

“啥,不可能吧,没这么巧吧。”他立马就瞪着眼睛说道。

“别那么大声音。”刘老虎顿时就冲他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说道“你可别怪我没告诉你啊,就你刘叔这眼力,啥看不出来啊,她们两个肯定认识,而且,那个叫王晓梦的丫头怕是在给你设套让你钻,你想啊,她把她妈叫来了,然后以你的狗脾气,肯定要做一些事情的,这个时候她再忽然蹦出来,说要打电话报警,你咋办,不是傻了啊。”

“她,不会吧。”虎娃惊讶的树洞奥,但是自己心里也感觉刘老虎说的可能是实话,因为他能感觉到,这个小梦的态度好像忽然转换了一百八十度。

联系上刚刚她凑在自己耳边说的那些话,推敲了一下,虎娃顿时一拍脑袋。

“刘叔,你说的可能是对的,不过你放心,这种错我是不会犯的,哼,敢算计我的人从来都没有好下场的。”他说道,眼神里闪过一丝凌厉的光芒。

刘老虎顿时点点头,对虎娃的这个表现,他很满意,因为他已经看到虎娃在一步步的走向成熟了,他成熟了,对自己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等到两个人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王晓梦和陈咏梅还是一个人坐在沙发的一头,好像谁也不认识谁一样。

“你没事了吧。”王晓梦看到他,立马就一脸紧张的问道,陈咏梅则是看向了刘老虎。

“没事了。”虎娃笑笑道“只是肚子着凉了。”

对于她们之间的关系,虎娃也不点破,只是缓缓的走到王晓梦的身旁,一把把她再次抱进了怀里。

她身上穿着三点式,大部分的肉都露在外面,虎娃轻轻一碰,她就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刺激,不由浑身一颤,不是动了**,而是本能的恐慌。

毕竟,不管她的内心已经做好了多大的准备,她本身还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女孩。

感觉到了她的害怕,虎娃一点也不在意,依旧轻轻的抚摸着她光滑细腻的大腿,另一只手已经爬到了她光滑平坦的小腹上,嘴巴轻轻的凑在她的耳边吹着热气说道“我们还在等什么啊,去开房吧。”

听到“开房”二字,王晓梦的心里本能的闪过一丝绝望,只是想到还躺在床上等手术费的父亲,她心里狠狠叹了口气,还是点了点头。

(看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