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小说 > 美人沟 > 第一百三十七章 钱重要,还是命重要

第一百三十七章 钱重要,还是命重要

第一百三十七章钱重要,还是命重要

听到这话,看着虎娃的脸色,肖勇顿时先是一愣,然后忽然明白了他的话,冲着他笑了一下,只是这笑容比哭还难看十倍。

“按照你的说法,你应该去找医生啊,干嘛来这里啊。”上官玉问道,脸上带着疑惑,眼角却狠狠的瞪了一眼虎娃。

虎娃看到了她的眼神,知道她八成是在因为肖勇“看在我妹妹的面子上”那几个字。

“是啊,你应该去找医生啊。”虎娃也急忙跟着说道。

听到这话,肖勇顿时就想哭,看着虎娃,差点就给他跪下了。

这个时候,他已经不是简单的贪恋官位的事情了,而是他很清楚高富水的为人,虽然看上去文质彬彬,但是手段却十分的狠辣,如果他没有把这件事情给做好,高水平死了,高富水肯定是要发疯的。

到时候,他可能不仅要丢掉官位,还可能会丢掉性命。

这个风险,他不敢冒,他才三十多岁,正值青年,当然不想死。

看到他的样子,虎娃知道不能逼他了。

“好了,你也别慌,这样吧,你就这么去告诉高富水,就说,我这里有高人能治好他儿子的病,只是,这个药比较贵,而且,要长期服用才能稳定病情,让他自己考虑下。”

他说道,然后挥挥手说道:“你赶紧去给他汇报吧。”

“可你总要告诉我高人说了要多少钱,是什么药啊,不然我回去怎么汇报啊。”肖勇一脸为难的问道。

听到他这话,虎娃顿时就眉头一皱,说道:“反正价格肯定不低,我就给你个参考吧,以前呢,我也碰到过这种事情,也是儿子得了这种病,不过人家家里有钱,一百万一瓶的药,人家眼睛都不眨一下。”

说到这里,虎娃忽然闭嘴不说了。

“什么,一百万一瓶,这么贵啊。”肖勇也被这个数字给吓到了。

“是啊,就一百万一瓶,原来那个人就是用这个价格买的,一百万一瓶,一瓶里面有三粒,每一粒药能够维持一个月的作用,的确是有些贵贵的啊。”

虎娃叹口气说道:“一般的人啊,如果得了这种病,怕是只能等死了,不过一般人他也不可能得这种病,你说是吧,肖局长。”

“是,是,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肖勇急忙点头,灿灿一笑,这才告别了,急匆匆就往门外走。

到了门外,他就猛的擦了一把汗。

“我的妈呀,一百万一瓶药,只能保三个月的命,这个命也太值钱了吧。”

他心里想着,脚上却不敢停,上了车就让司机发疯的往市里开。

虽然说现在电话很发达,但是很多时候,电话也是最靠不住的东西,为了安全,他们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来传递消息了。

他走了,虎娃顿时就哈哈笑了起来。

“你笑个屁啊,你真的有药能治好那个混账的病啊。”上官玉顿时没好气的骂了一句,问道。

“是啊,当然了,不过我说的都是实话,每瓶药只能维持三个月的寿命。”

虎娃说着,眼睛里就带着奇异的神色。

“我知道了,我知道你想做什么了,你好毒的计策啊,不过,你和高富水难道有仇吗?”上官玉眼睛一亮说道:“这么想要他完蛋。”

“有仇谈不上,只是,他的确是给我添了很多的麻烦,这个家伙太贪心了,这些年没少弄钱,你放心吧,一百万,他完全拿得起,而且我保证,他会拿出更多的。”

虎娃说着,脸上带着冷笑的光芒。

看到他的神色,听到他的话,上官玉顿时也沉默了。

眼前这个家伙的行事风格,她是知道的,得罪了他的人,从来都不会有好下场的,他就是死,都要从你身上咬下一块肉,从上官洪峰的事情上就能看出来。

南华市,听到肖勇的话,高富水立马就把眼前的茶几给掀了。

“我操他祖宗的,他jb以为自己是个什么玩意,一百万一瓶药,他怎么不去抢银行啊。”他大骂着,狂骂着。“你确定这些话都是从那个小秘书的嘴里说出来的?”

他狠狠的骂了几句,这才看着肖勇问道:“还有啊,当时你们说话的时候,那个上官玉在不在边上啊。”

“喔,不在,我是单独找的刘秘书,主要是因为我之前知道他身边有几个能人异士,记得还有一个是国安的一个大校,他管那个人叫师兄。”

肖勇撒了个谎,也给虎娃多加了个筹码,让他的身份变得更加神秘兮兮了。

“你说什么,竟然有这种事情,我怎么都不知道啊,爱民啊,你知道这个事情吗?”高富水说着,就看着旁边的高爱民问道。

“我也不知道,没有人给我汇报这个事情啊。”高爱民说着,脸上就带着一股温怒的表情看着肖勇。“你怎么搞的,这么大的事情怎么都不告诉我啊。”

肖勇顿时就一脸苦相,说道:“两位大领导啊,我不是不想给你们汇报,而是我不敢啊,那个人给我说,他们的身份是国家机密,只要说出去被人知道了,就是叛国罪,我背不起这个罪名啊。”

“那你现在怎么能告诉我们了,难道说你现在能背起叛国罪的罪名了?”高爱民顿时问道,眼睛里带着一阵寒光,很显然,他是不相信肖勇的话。

肖勇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这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因为那位大校这才离开,二个是因为,我没有选择,我担心如果我不说出来的话,会把这个事情闹得更大,到时候,我肯定又是肉夹馍了。”

“你很聪明,肉夹馍这个词语用的很好,我喜欢。”高富水说道,轻轻一笑。“你放心吧,这个事情啊,你也不用害怕,不就是一个国安的人啊,没啥大不了的。”

说完,他就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水平这孩子,虽然说有些调皮捣蛋,平日就很喜欢闹事,但是不管怎么说,他都还是个孩子,我是不会看着他出事的。”

他又道:“你去告诉那位刘秘书,让他帮忙给联系那位高人,告诉他,只要能让我水平醒过来,多少钱,我都给他。”

“好,好,那高书记,我就先走了啊。”肖勇说着,就转身准备走。

只是刚走了两步就被高富水又给叫住了。

“慢着,记得给那个刘秘书说,让他一定要尽心和高人好好商量一下,你记住了,要先这么告诉刘秘书,就说高富水他只是一个书记,没那么多钱,实在不行了,再和他摊牌。”

“对你这个同志,我还是很相信的,请你不要让组织失望啊。”

他这句话,就是把这个事情上升到一种和职位息息相关的位置上了。

“高书记,高局长,你们放心,我一定把这个事情圆满完成。”肖勇立马站的笔直,一脸严肃的说道:“请相信我。”

然后,也不等高富水说话,他转身就走。

等他出了门,高富水脸上的笑容才嘎然消失,变成了沉思。

良久,才看着身旁的高爱民问道:“爱民啊,你说这个人信得过吗。”

“能信,但不能全信,肖勇这个人的确有点能力,只是胆子太小了,大错误还是不会犯的,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这个事情会不会是一个套,一瓶药一百万,即便我认识的几个神医那的药都没这么贵的,这个事情不对劲啊。”

高爱民说着,眉头就紧皱了起来。

“哥,你看这个事情我们要怎么办好点。”

高富水也是摇头。

“暂时就先这样吧,死马当活马医,没办法,你总不能让我把水平扔下不管啊,你也看他现在的样子了,脸都青了,我大侄儿那眼看是靠不住了,侄女那迟早是别人家的,只有水平还好点,可现在。”

他说不下去了,一脸揪心的痛。

出了市委的大门,上了车,肖勇一路上就是大骂,狂骂。

“md,你们两个倒是个jb,把老子当个龟儿子来使唤,老子就那么好欺负啊。”

“md,总有一天老子要把你们给弄死,弄死。”

他大吼着,拍着方向盘。

心里想着刚刚高富水和高爱民两个人说的话,越想心里越不舒坦,越想心里越感觉自己憋屈,窝囊。

到了县里,他立马就去找虎娃了。

“高富水真是这么说的。”虎娃问道。

“一个字不差,那两个家伙欺人太甚了,我好歹一个县公安局的局长,副处级的官员,被他们给整的现在好像一只丧家之犬一样,太憋屈,太窝囊了。”

肖勇压低声音低吼着,发泄心中的不满。

“先别着急,你放心,这两个人我都不会让他们好过的。”虎娃说着,眼睛里带着一丝冷光。“这么吧,哥,麻烦你再跑一趟,告诉那两个家伙,就说大师云游天下,不知此刻在何处,若是他们真的想要救儿子的话,那就再等等吧,等大师我一定转告他们。”

肖勇一愣,问道:“这样会不会有点不好啊,不管怎么说,高富水都是一个书记,正儿八经的正厅级书记,而且本来心眼就小,我怕他给你穿小鞋啊。”

虎娃明白,他是在担心高富水为难他。

“你放心吧,他现在一心就想着他儿子的命,不仅不会为难你,肯定还会让你来巴结我的。”虎娃笑道:“相信我,他肯定不敢把你怎么样的。”

听到这话,肖勇是半信半疑,但还是点了点头。

就要走,忽然好想想起了什么,看着虎娃道:“是了,雨儿前几天回来了一趟,让我见了你告诉你说,她现在在天京。”

听到他的话,虎娃顿时一愣。

正要再问点什么,却看到肖勇已经走了,顿时就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放心吧,我哪里舍得让她心痛啊。”他心里说道,摇摇头,就走进了办公室,刚进去,就看到上官玉正在靠近门口的地方安静的站着,看着他。

“你,你在这干啥啊。”他吓了一下,立马问道:“难道我们之间刚刚的谈话你都听到了?”

上官玉一笑,说道:“没,一个字都没听到,听到了也是没听到。”

“谢谢。”虎娃看着她的背影。

“不用谢。”上官玉一笑,转过身轻轻的伏在他的怀里。“对我来说,那些功名都不是那么重要,真的。”

虎娃一笑,没说话,只是轻轻的抱着她。

和她亲昵了一会,走出办公室的门,刚进了刘殿德的办公室门,就看到刘巧竟然也在。

“好久不见啊。”刘巧看到他,就笑着打了个招呼。“还认识我吗,你好,我叫刘巧。”

虎娃苦笑,看了一眼刘殿德,发现他正在一脸认真的看书,这才看着刘巧说道:“你好,我叫刘虎娃,很高兴认识你。”

“高兴你大爷。”刘巧顿时就有些发怒了,满脸的怒气。“我说你这几个月是怎么回事啊。”

虎娃知道,她是在责问这两个月他都不去找她的问题。

事实上,他不光是没有去找她刘巧,甚至连孙玉都没去找,原因就有些复杂了。

“对不起,我这段时间有些忙。”虎娃低着头说道:“等到了明年再说。”

刘巧顿时又想要发飙,刘殿德开口了。

“巧儿,你先出去吧,我和虎娃说点事情。”

他的表情严肃认真,让刘巧顿时就愣住了。

她敏锐的意识到,自己哥哥和虎娃之间好像有什么秘密,只是,她也不是一个白痴的女人,她知道,这个问题只要刘殿德不说,她就是不能问的。

“好。”她说道,立马就转身走出了办公室的门。

虎娃这才长呼了一口气,警惕的看了下四周,然后拿过纸笔,在桌子上写了起来,写完,递给刘殿德,嘴上却有说有笑的在谈论一些其他的事情,基本都是在讨教某本书的内容。

刘殿德拿过他写的东西看了,先是一愣,惊讶的看着他,然后一边回答他刚刚问出的问题,一边也拿着纸笔写了起来。

他们不是太谨慎,而是虎娃早就知道,在刘殿德的办公桌下面,有不止一个窃听器,而且,这些窃听器还都是现在不能拆掉的。

“好啊,好,好一个大师正在云游天下,这我就放心的多了。”市委,听到肖勇的话,顿时高富水就笑了起来,笑的很开心,因为从这句话,他能判断出来,这个刘秘书肯定是个爱财的人。

“这样,肖勇,你回去告诉刘秘书,只要他能让大师今日就回来,我给他五万块酬劳,大师如果明日回来,我给他三万块酬劳,还有,你转告他,只要我儿子能正常醒来,我保证,最多两年,他最少都是个科长。”

他画了一个大大的蛋糕,这个蛋糕大的让肖勇都有些惊讶了,顿时忙不迭的点头,转身就往县委走。

他现在,真成了一个跑腿的了,一路上,当然又少不了骂高富水几句。

“他真的这么说的。”听到他的话,虎娃顿时一愣,脸上带着愤愤的表情。“你说这个高富水,怎么这么抠门啊,算了五万就五万吧,只要他真能让我干上科长,也值了。”

他一脸好像吃了大亏的样子,看着肖勇说:“这样吧,你去告诉他,就说,我现在就联系大师,让他最好现在来一趟县城,这样也简单的多了。”

“还有啊,你要告诉他,五万块,一毛都不能少,我要现金,来的时候就要给我带上,少一毛我都不干,一定要告诉他啊。”

听到这话,肖勇却长呼了一口气。

不是因为虎娃的这些条件或者什么,而是因为如果高富水来了大龙县的话,那么就暂时没他什么事情了。

最少他不用再跑腿了。

“什么,他真的这么说的?”高富水听到肖勇的话,就愣住了。“这个狗东西,竟然这么贪财啊,不过没关系,五万块而已,我给他就是了。”

他心里一阵放松,他几乎可以肯定,这个刘秘书绝对是一个爱钱如命的人,这种人,最好驾驭了,只要给他钱,他就永远不会背叛。

想到这里,他顿时就给高爱民打了电话,然后和他一起驱车往大龙县城走。

到了大龙县城,他们直接在大龙酒店开了房,叫了虎娃过来。

“刘秘书,你应该认识我吧。”虎娃进门,高富水就笑着看着他问道。

“认识,当然认识啊。”虎娃点头哈腰赔笑说道:“那天你来县里的时候,我就跟在上官县长背后,不知道高书记让我来做什么啊。”

看着他装傻充愣的样子,高富水顿时哈哈一笑,拉开包,从里面拿出五叠厚厚的百元大钞。

“五万块,你点点吧,这是你的辛苦费,今天,我们不谈工作。”

看到这钱,听到这话,虎娃的眼睛顿时就好像一千瓦灯泡一样的亮,语气都在颤抖。

“高,高书记,你说的,是真的?”他说着,就往钱边上靠近了一点,指着钱问道:“这些钱,都是我的了?”

“是的,都是你的了,只是,你说的事情,要办到啊。”高富水笑着说道。

虎娃一愣,顿时就神秘的一笑,说道:“既然高书记这么真诚,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这个续命丹,其实我身边就有货,只是大师每次最少让我要买十瓶,才给我一百万一瓶的价格,我,这个。”

他做出一脸为难的样子。

“续命丹?”听到这个名字,高富水顿时愣住。“名字很唬人啊,不过这个价格,也太贵了点吧。”

虎娃顿时就笑了,脑袋贴近高富水,轻轻的说道:“那高书记,您说,是钱重要,还是命重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