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小说 > 美人沟 > 第一百五十五章 理由就是我不喜欢

第一百五十五章 理由就是我不喜欢

srvr:mirf-iis/

x-prd-by:aspe

第1章第一卷

第16节第一百五十五章理由就是我不喜欢

然后看着安德鲁说道:“好了,这些事情暂时就这样了,我先走了,记住你的承诺,永远不要怀疑真神的智商。”

他说着,眼神就猛的一闪。

“我怎么在这里,你是谁,安莎呢。”虎娃看着眼前的安德鲁说道,好像根本不认识他一样。

安德鲁心里此刻闪过了无数个想法,有一多半都是把虎娃给杀了,但是想到刚刚那个真神的可怕,他还是咬咬牙忍住了。

“我是安德鲁,蛮族部落的酋长,您现在在我的别墅,安莎去休息了。”他陪着笑脸说道。

虎娃一愣,看了下头顶天都已经黑透了,顿时就叫道:“坏了,我来这里,我的导游找不到我怕是要急疯了,你能不能找个车把我送回那个浴场啊。”

他说着,似乎是不经意的,挥手打在了边上的水泥墙上,把水泥墙上打掉了一层皮。

“哎呀,不好意思,你放心,我会赔你的。”他一脸歉疚的说道。

安德鲁顿时心里冷汗直流,这一刻,他真庆幸他没有想要把这个人给杀了,不然的话,人家怕是瞬间就能把他给弄死了。

“不用,不用,我立马安排车送你回去。”他急忙摆手说道。

等到虎娃被送到浴场的时候,导游已经快被急死了,看到他竟然是坐着酋长车队的车来的,他顿时就愣住了,看着虎娃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个怪物。

“你,难道去了酋长宫殿了啊。”回去的路上,导游一边开车一边小声的问身边的年轻人,半响没听到他回话,回过头一看,发现他竟然睡着了,顿时就有些无语。

等到他们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当地时间半夜三点多了。

虎娃打了个哈欠,下了车,打开房门进入房间,就看到柔情月竟然还没睡。

“我还以为你都睡了呢。”

他笑着问道,话音刚落,柔情月就猛的扑进了他的怀里。

“怎么了,一个人在房间里害怕啊。”他抱着她语气温柔的问道。

柔情月摇头,紧紧的抱着他,良久,才说道:“我是担心你。”

“你看我像是需要担心的人吗。”虎娃顿时就笑了。“你应该担心的是那些想要和我做对的人。”

他说着,叹了口气。

“那个酋长我不能让他死,他死了,这边怕是要有一场战争,不过,我让他当着我的面把那些曾经伤害你的人全部给枪决了,最后我又杀了一遍,保证那些人全部都死了。”

听到他的话,柔情月顿时就愣住了,惊讶的看着虎娃。

“你,是怎么做到的啊。”她问道。

虎娃嘿嘿一笑,两只眼睛顿时变成了金色,然后瞬间恢复了正常。

“就这样,他们以为我被真神附体了,所以就害怕了,把我当做了神的代言人,我说什么,他们就做什么,当了一把神棍,挺好玩的。”

他笑道。

“嗯,你真厉害。”柔情月说着,没多问,她当然知道虎娃肯定对她隐瞒了很多的秘密,可是,她又何尝不是也对他隐藏了很多秘密啊。

接下来的几天,因为此行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所以虎娃和柔情月的心情都很好。

回到国内,在平原市下了飞机。

这个时候,距离他们离开已经过去了十天了。

“你回大龙县,我去天京,去给你打听消息。”机场,柔情月看着虎娃说道:“我知道有一个王秋艳一直在帮你,只是,有些信息,即便是她也得不到,而我能。”

虎娃无奈的点了点头。

“那你注意安全,一定要记住,任何时候,把自己的安全放在第一位。”

等到他坐着大巴车回到大龙县的时候,已经下午五点多了。

刚走到县委,就看到上官玉在往出走。

“呀,你终于回来了,赶紧去医院,你爸妈都住进去了,今天早上你家的新房子不知道怎么给着火了。”

看到他,上官玉顿时就急忙说道。

听到这话,虎娃先是一愣,然后两只眼睛就红了。

“我爸妈在在哪里,县医院吗。”他问道,声音冰冷。

“是,走吧,你开车。”上官玉没有犹豫,把手上的车钥匙扔给了虎娃。

到了县医院,看着床上躺着正在有说有笑看电视的爸妈,他这才长呼了一口气。

“爸,妈,我回来了。”他走过去噗通就跪在了二老的面前。“是儿子不孝,让你们受委屈了。”

看到他这个样子,虎娃爸妈顿时就着急了。

“清丽,清丽,赶紧把他给扶起来,哎呀,你这是干啥啊,我和你爸啥事都没有,就是蹭了点皮。”虎娃妈急忙就喊道。

林清丽也急忙过去扶他起来。

他没反抗,只是看着林清丽紧张的问道:“媳妇,我师兄呢,就是保护你们的那个人,他怎么样了。”

听到他的话,林清丽顿时就眼圈一红说道:“就是因为他,我们才没有受伤,只是他,医生说十分危险,怕是,活不成了。”

“什么,我师兄受了那么重的伤,我给你的药呢,你为什么不给他吃啊。”虎娃立马盯着她吼道。

林清丽一愣,小声的说道:“有医生在救呢,我就没有敢开口,你放心,要相信医生,那个药我一直都藏着呢。”

听到他的话,虎娃顿时就知道,他就知道,林清丽八成是不相信他的话。

“哎呀,我的妈呀,你误了大事你知道吗,我说你,你怎么就不相信我的话呢,药给我,快点。”他立马冲着她吼道。

看到他这么大的火气,林清丽也感觉有些委屈,从脖子上把挂着的药瓶给拽了下来扔给了他。

“你发那么大的火干什么啊,难道你还能比医生厉害啊。”她吼道。

虎娃接过药,却没时间和她解释什么,急忙看着一旁的护士问道:“我师兄,就是那个和他们一起来的病人在哪个病房啊。”

“喔,那个病人正准备转院,这会应该快上车了。”

护士的话音刚落,虎娃就爬到了窗户边上往下一看,正好就看到几个人推着一个车正在往救护车上跑,他隐约的还看到了军方的人。

顿时就着急了,直接翻过窗户,在窗台上借力了两次,从三楼翻了下去。

“不要。”

林清丽看到他从三楼下去了,急忙就惊讶的喊道,却惊讶的看到他竟然在朝着救护车跑去。

“不用看了,他肯定没事。”上官玉这个时候才开口说话了,挥手让几个护士出去,坐在了床边上,看着她叹了口气。“你真的是误了大事了。”

她说着,从怀里也掏出了一个小药瓶,白色的,是虎娃在走之前给她的。

“你怎么也有这种药瓶啊。”林清丽看到她手中的药瓶,顿时两只眼睛里就带着紧张的神情。

“你也知道这是药瓶啊。”上官玉白了她一眼,从里面倒出了一粒药丸,递给了虎娃妈,说道:“阿姨,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腿应该骨折了一根吧,你别藏了,我都看到了。”

“我没事,没事。”虎娃妈灿灿一笑,说道:“医生说我养养就能好。”

上官玉摇摇头,说道:“阿姨,不是我胡说,你这个年龄,腿如果骨折了的话,肯定是养不好的。”

她说着,把药丸递给了她。

“吃下去,你的腿就能好,这个药,是您儿子发明的。”她说着,脸上和善的笑容。

虎娃妈听到这句话,顿时一愣,奇怪的看着她问道;“是了,我还不知道你是谁呢。”

“差点忘了介绍,我叫上官玉,大龙县县长,也是你们虎娃的直接上司。”上官玉笑道。

听到这话,虎娃爸妈和林清丽顿时都愣住了。

“我的妈呀,你是县长啊,哎哟,这么年轻漂亮的县长,真是不多见啊。”虎娃妈顿时唏嘘着说道。

上官玉顿时就笑了,说道:“阿姨,难道在你的心里,当县长的都一定是要又老又丑的才行啊。”

她说着,再次把手上的药丸递了过去。

“不说其他的事情了,吃下去,试试吧。”她说道。

虎娃妈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药丸给拿了过去,扔进了嘴里。

入口即化,一股淡淡的血液味道在口腔里传了开来,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就感觉到自己身上在微微的发热,腿上伤口的位置一阵发麻的感觉传来。

“哎呀,我的腿,我的腿开始发麻了,好痒啊,怎么回事啊。”她急匆匆的叫道,把盖在腿上的薄被子给揭开,露出了满是绷带的小腿。

“别担心,没事的,这是你腿上的伤在生长,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最多到明天早上,你的腿就能恢复到健康状态,骨骼也会再次生长起来。”上官玉笑着说道:“这种药,理论上只要人还没死,就能救活。”

她又道:“我知道,这听上去像是个神棍,但是,事实就是这样,等你儿子回来了,你亲自问他,他应该会给你解释的更加清楚的。”

“哎呀,老头子,你看,我腿上的伤疤竟然不见了。”就在这个时候,虎娃妈忽然喊了起来。

顿时几个人的眼睛都看了过去,就看到虎娃妈腿上原本的一条长长的伤疤竟然在快速的痊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疤,然后变得光光如也,好像那里一点伤痕都没有。

看到这神奇的一幕,林清丽终于明白自己犯了多大的错,两只眼睛里顿时流出了清泪。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喃喃的说道,一脸的伤心。

楼下,虎娃跑到救护车前,一看,正是木风,看到他一脸狰狞,但是浑身却没有多少的烧伤,他顿时就知道,自己的判断是对的,家里的事故并不是真的着火了。

“把他留下,我有办法救他。”他冲着边上的几个军人说道:“我是他师弟。”

听到他的话,一个带头的少将愣了一下,却很坚决的摇了摇头,说道:“不行,我们立马要送他去天京接受治疗,他的伤情不能再拖了。”

“我说了,我有办法救他。”

虎娃吼道,一脚朝着前面的救护车踢了过去,也不顾惊世骇俗,直接用上了全力,救护车带着刹车,竟然超前磨了五六米才停了下来。

“谁敢挡我,那辆车就是下场,别想要用你的枪吓唬我,没什么用。”

虎娃酷酷的说道,两只手抓着担架,把担架给提了起来,就往医院里走去。

看到他这么生猛的动作,顿时边上的几个士兵和医生都看向了那个少将,一个士兵问道;“头,我们该怎么办。”

“我md怎么知道怎么办,走,快跟上啊,千万不能让木风出任何问题,不然上面追究下来,我们都要完蛋。”

只是,等到他们追着虎娃一路到了三楼一间单独病房的时候,却看到木风已经醒了过来,只是精神还不怎么好。

“我的天,你怎么醒过来了。”少将看到他醒了过来,顿时就惊讶的叫了起来。“不应该啊。”

木风微微一笑,冲着他摆摆手说道:“不说这个,我有特效药,可以让身体快速恢复,你们先出去,我有事情要和他说。”

听到他的话,少将愣了一下,本能的就想拒绝,但是想了想还是带着人出去了。

“是不是王宝。”门关上了,虎娃顿时就冲着木风问道,脸上凝重,目光冰冷。

“应该是,又不像是,他们用了汽油炸弹,看样子像是普通的报复,但是仔细看还是能看出不同。”木风摇头。“现在我也不敢妄下结论,不过我知道,如果我们现在开始追查肯定没任何结果了。”

“为什么。”虎娃几乎是在吼。

“没有为什么,我们没有任何证据,公安局顶多就是能抓住几个纵火犯,然后,没然后了。”木风苦笑。“你已经相信我的话了,不是吗。”

虎娃沉默,却很坚定的摇了摇头。

“或许对别人来说,这件事情可以这么过去,但是对我来说,绝对不行。”

他说道:“这次的事情差点让我失去了双亲,绝对不能原谅。”

他的眼睛里带着一抹冷峻的光芒。

“我知道你的愤怒,但是我建议你最好不要做上次的那种事情,王家和上官家不一样,王宝更是个疯子,你那么做,他可能会选择鱼死网破,那样的话,你也完蛋了。”木风摇头说道。

虎娃一愣,一把把眼前的木桌子给拍的粉碎。

“那我要怎么办,难道就看着你们给人欺负了无动于衷吗,对不起,我干不出这种事情。”他说道

看着他的样子,木风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这件事情,我感觉最好是交给师傅去做,我们两个都被欺负了,他肯定会发火的,他出面解决这件事情最合理了。”

“不可能,即便是老爷子处理了这件事情,我一样也要自己再处理一次,至亲被伤,我一个屁都不放,那我还是个男人吗。”虎娃立马摆手说道;“不过你也别担心,这个事情我肯定是有分寸的。”

木风点点头,说道:“你能这样想最好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这件事情的处理果然就和木风说的几乎一样。

公安局给的结论是,小偷偷东西结果无意中点燃了柴堆,引起家里着火了。

“我看着这个结论,就像是看着一个笑话,先不说你家里没有多少可燃物,就算是有,刚刚盖好的房子也不是那么潮湿,怎么能那么容易就被点燃啊。”

上官玉看着眼前的结论书,冷笑着说道。

“说这些都没什么用了,这件事情现在只能这么处理了,肖勇也没办法,他这几天怕是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虎娃摇头说道,眼睛里闪过了一丝莫名的冷光。

“好吧,是了,你爸妈怎么办,就住在城里,还是回村里。”上官玉问道。

“他们想回村里,这次,我决定用钢结构房子,如果他们在给我来一次这种鉴定结果的话,那就不要怪我发疯了。”

他说着,眼睛看着窗户外面。

天京,上官婉儿的桌子上放着厚厚的一叠文件,都写的是这次虎娃家里着火的可能性分析,边上还有一张报告,是公安局公布的结论书。

“发布一条命令,从此刻起,龙河集团断绝和王家所有企业的来往。”她忽然对身旁的秘书说道。

秘书一愣,急忙问道:“小姐,这样做会不会有些太过了啊,再说了,我们用什么理由啊。”

“理由?”上官婉儿轻轻一笑,说道;“理由就是我不喜欢,够了吗。”

秘书一愣,还想说什么,却看到她摆摆手轻轻的闭上了眼睛,似乎是陷入了沉思,也似乎是在闭目养神。

“好,我这就去办。”

欧洲,教廷,看着眼前的这份报告,安莎的瞳孔顿时猛的一缩,身上散发出一股凌厉的杀气。

“欺人太甚,父亲,我感觉我们应该帮助他。”她看着身旁的罗浮主教说道。

罗浮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我们是应该帮助他一下,只是,安莎,你要了解,我们在东方并没有多大的势力,所以,我只能在欧洲帮助他。”

他说完,直接就冲着身旁的助手说道;“下令,把王家列为教廷不欢迎的名单,教廷所有和王家的经济来往全部永久停止。”

“亲爱的安莎,父亲只能帮助他这么多了。”他回过头看着安莎有些无奈的说道:“我这样做已经是违反规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