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小说 > 乡村神龙兵王 > 第 005 章 暴力警花

第 005 章 暴力警花

第 005 章 暴力警花

寡妇村前所未有的热闹,两辆救护车和四辆警车将卓颜家周围照的透亮,不远处的后山丛林中,无数强光手点亮了一片空地。

闻讯赶来的警察一脸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耳边响起木材燃烧碎裂的声音,扑面而来的暖意暂时消退了深山老林黑夜的寒冷,火堆旁的空地上,四名哀嚎的劫匪被藤条捆住了双手,名副其实的一条绳上的蚂蚱。

四人脚边,络腮胡依旧处于昏迷之中,接着火光的照射,警察一眼便认出了络腮胡的身份,气氛顿时变的紧张起来。

当地公安局刑侦队队长,钟瑞琦率先做出了反应:“拉开警戒线,通知受害者家属,封锁现场。”

“是!”

钟瑞琦面色凝重,缓缓走向火堆后的卓颜等人,顾怜雪站起身高声说道:“我我我,我报的警!”

钟瑞琦压根没有理会顾怜雪,她的目光从卓颜身上扫过并未停留,此时在她的眼里,卓颜与普通人没啥两样,她更在意卓颜身边的女孩:“唐语汐?”

“你认识我?”

钟瑞琦眉头紧锁缓缓说道:“西南地区最大军火商唐全林唯一的女儿,公安系统中谁不认识你?只是没想到你居然会是受害者,还有人敢动你?”

唐全林,西南地区数一数二的人物,相关部门因始终掌握不了他的犯罪证据而苦恼,而钟瑞琦作为刑侦队大队长,立志要找出证据让唐全林伏法,所以早就对唐全林展开了暗中调查,只是到目前为止,依旧一无所获。

此言一出,卓颜心里微微一颤,他可没想到自己救下的女孩还有这样的身份,就连一旁的顾怜雪也向唐语汐投去诧异的目光。

唐语汐站起身一脸严肃的看着钟瑞琦:“还请你别胡说,我父亲是正当商人,才不是你口中所谓的军火商。”

“看来你对你父亲一无所知啊,你知道这家伙是谁吗?”钟瑞琦指了指地上的络腮胡。

“不认识。”

“他叫陈健,绰号大胡子,是国际通缉的要犯,他能亲自出面带队绑架你,可想而知这次行动对他来说有多么重要,一个普通商人的女儿,用得着这么专业的人来进行绑架?”

唐语汐面不改色缓缓说道:“那又如何,我只是受害者,对他们的身份一无所知,他们的目的不是你们应该调查的事吗?”

“那好,请你告诉我,你是如何从这些歹徒手中自救的,那些家伙的伤又是谁造成的。”

唐语汐看了看身边的卓颜,没等她回答,卓颜面带微笑缓缓的站起身,伸了伸懒腰,说:“是我干的。”

钟瑞琦诧异的盯着卓颜,上下打量后问道:“你是钟瑞琦的保镖?”

“不是,路过而已,我就住在寡妇村。”

“当地住户?深夜来这里干什么?”卓颜的回答引起了钟瑞琦的怀疑,并且钟瑞琦也注意到了卓颜的手,右手虎口位置布满老茧,显然与卓颜的岁数极度不符,即便训练的磨练让卓颜看上去成熟了许多,但钟瑞琦不认为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会在虎口位置留下如此惊人的老茧,那是一双多年与枪为伍的手。

卓颜笑着指了指一旁的顾怜雪:“问她。”

看着顾怜雪一生萝莉装扮,和手里的自拍杆,钟瑞琦对顾怜雪有了初步的判断:“深更半夜,你一个女孩子到这里进行直播?”

“恩,我的粉丝宝宝们要看,我当然要满足他们啊。”

钟瑞琦无奈的转过身观察着现场,片刻后对卓颜等人说道:“还请三位跟我回局里录口供,有些事也想要进一步确认。”

“没问题。”

一群人浩浩荡荡从丛林中走了出来,警车周围早已围满了妇女,看着卓颜被警察围着带了过来,人群立即传来骚动:“卓颜怎么了?你们要带走他?”

“他可是一个好人,你会不会抓错人了?”

“就是就是,一定是抓错了。”

人群越来越不安,钟瑞琦不得不高声说道:“各位稍安勿躁,只是带他去做笔录和进行了解,还请各位让一让。”

“凭什么,要做笔录就在这里做呗,谁家不是空闲的?非要带走卓颜吗?”

“就是就是,就在这里做笔录。”

而这时,人群里传来另一种声音:“喂喂喂,你们看,那丫头不就是昨夜从卓颜家里出来的女孩吗?”

“没错,是她,该不会这丫头和卓然在后山……哎呀,真不要脸。”

“哼,男人就是这样,都喜欢年轻的,看她的打扮也不是什么好鸟。”

被人指指点点,顾怜雪叉着腰嘟着嘴愤怒的说道:“你们这群老女人瞎说什么!谁跟他有关系?”

事实证明女人不好惹,一群熟女更加不能得罪,顾怜雪这番话一出,警车更是被围的水泄不通,无奈之下,警察不得不进行强行开路,最终才顺利带着卓颜等人离开了寡妇村,受到惊吓的顾怜雪躲在车里不敢出声,副驾驶位置上的钟瑞琪转头看着卓颜笑着说道:“一个大男人住在这里,待遇不错啊。”

卓颜并未理会,只是看着窗外的灯红酒绿陷入沉思。

刑警大队。

卓颜被没收了身上的所有东西,然后被带到了一间审问室。

“警官,做笔录应该不是在这里吧?”卓颜走进审问室,看着只有一张桌子,一台强光白织灯和一张锁手的椅子,转身皱着眉问道钟瑞琦。

没有任何回应,钟瑞琦将审讯室的铁门关闭。

“看样子你对局里的布局很了解啊,经常进来?”钟瑞琦绷着脸,走到了桌子对面,低声继续说道:“既然知道这里是审讯室,那就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我问什么,你答什么。”

卓颜微微皱眉,说:“我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却要被审问?”

钟瑞琦将手里的笔录本重重的摔在桌面:“我让你坐到那就坐到那,哪来这么多废话,拔刀相助,见义勇为?你骗骗幼儿园的孩子可以,到了这里还想骗人?”

卓颜莫名其妙的说道:“警官?这几天你亲戚来了?大姨妈来看你了?还是说警察工作压力大,你内分泌紊乱了?”

听见卓颜的话,钟瑞琦双手用力打在桌面,冷冷的说:“我告诉你,不给我一个完美的解释,这事没完!”

卓颜面不改色高声说道:“也请你给我一个解释,不然这件事确实没完!”

“解释?你是想问我为什么审问你吗?”

面对卓颜的态度,钟瑞琦深吸了一口气后义正严辞的说道:“根据法律规定,公民有义务配合警方的调查,最长时间可达二十四小时,这个解释……你满意吗?”

“……”卓颜一阵无语,眼前的美女警花简直就是一头更年期的母老虎,强势中带着几分狡猾,合理的利用了规则。

“姓名?”

看着卓颜不再反驳,钟瑞琦坐下后翻开了记录本,拿着笔问道。

“身份证上有,你自己不会看吗?”卓颜靠在一旁的墙上,斜着眼看着钟瑞琦,懒散的回应道。

“我告诉你,这里是刑警队,你最好老实一点,我问你什么,你回答什么!姓名!”钟瑞琦面色铁青,胸腔庞大的凶器猛地一颤,幅度惊人,主要是太太了,一点点动静都是地动山摇的感觉。

“卓颜,卓越的卓,颜色的颜。”卓颜下意识的扫了一眼颤抖的峰峦,回答道。

“年龄?”

卓颜的目光并未逃过钟瑞琦的眼睛,她强忍怒火没有立即爆发,这种场面她见过了,卓颜这种行为只会更加让她厌烦。

“二十四。”

听见卓颜的回答,钟瑞琦斜着眼往一旁的身份证上看去,似乎不敢相信卓颜的话,那犹如刀刻般的轮廓和历经沧桑的神情,怎么看都不像二十出头的小伙子,那眼神中的成熟稳健似乎都在告诉钟瑞琦,他在说谎,可身份证就摆在手边,真实可靠。

“职业!”

钟瑞琦加重了声音,同时她注意到卓颜原本懒散的气息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莫名的沉重。

“无业游民。”只是一瞬间,卓颜恢复了之前的状态,伸着懒腰随口答道。

“我提醒你,好好配合,否则对你没好处,唐语汐身边的保镖可不是吃素的,大胡子能从保镖手里成功绑架她,实力可见一般,然而你却轻松制服了这伙绑匪,还是一对五,并且枪法如此精准,四枪都毫无偏差的击中四人膝盖,让其失去战斗能力,你跟我说你是无业游民?你当我没脑子么?”

卓颜摊开双手笑着说道:“你听说过胸大无脑吗?”

“你……你说什么!”

虽然钟瑞琦定力不错,但听到“胸大无脑”四个字,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猛然站起身,抬手指着卓颜怒斥。

“我轻松制服绑匪与我是无业游民有什么直接关系吗?难道无业游民就不会功夫?我从小就去了少林,武当学过艺,不行?”卓颜压根没把钟瑞琦的愤怒放在眼里,字正腔圆的反问道。

钟瑞琦咬着牙死死的盯着卓颜没有说话,因为她找不到反驳的借口,两者之间确实没有什么直接关系。

深呼吸,调整节奏,钟瑞琦坐下后继续问道:“你和唐全林之间有什么关系?”

“不认识,没关系。”

卓颜心念一沉,隐隐约约感觉到钟瑞琦如此严厉的审问自己,多半和唐全林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