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小说 > 乡村神龙兵王 > 第 024 章 绝非套路

第 024 章 绝非套路

第 024 章 绝非套路

经过周渊的再三确定,发现张莫确实与唐维之间没有任何联系,以张莫现在的地位,根本不可能接触唐维,可唐维为什么要找张莫呢?周渊心中的疑问越来越深:“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改日我再约你。”

张莫打着饱嗝,四份牛排足以让他吃到极限:“老大,这就完了?难道你就没打算给兄弟们指一条路走走?”一年多没联系,张莫实在没想明白今天周渊找他到底有什么事,刚才一直都在聊唐维,这跟他有什么关系,还以为周渊这次是念在曾经兄弟的情谊,准备给他开条路,却没想到这样就结束了。

周渊嘴角微微上扬,靠在椅背上云淡风轻的说道:“现在你混的不错,相信我,只要按照你们现在的情况发展下去总有一天会有属于你们的地盘,当然,作为你们曾经的朋友,我会给予你们适当帮助,但绝对不是现在,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张莫拿着高脚杯,有模有样的学着周渊转着杯子:“明白,就是说我们这些兄弟现在地位不够呗,不值得你帮,对吧。”

“张莫,你是一个聪明人,敢打敢拼,拖着那些家伙,迟早有一天你会带不动的。”

张莫咬着牙恶狠狠的盯着桌对面的周渊:“周渊,他们曾经可都是你的兄弟,你不管,我得管啊,我来之前还在幻想你真的想开了,打算拉兄弟们一把,没想到你居然让我抛弃他们,我可做不到你这样的绝情。”

“情义值得起几个钱?光讲感情能填饱肚子?在社会上想混出点名堂,就凭你满脑子的梁山泊兄弟情?现在什么社会了?还拿曾经的古惑仔当榜样,怎么?你是打算猛龙过江啊还是只手遮天呢?光有情谊有个屁用啊,要有脑子!”

张莫强忍怒火,手里的高脚杯发出清脆的碎裂声,杯杆上出现了些许的裂痕:“你是靠脑子赚到钱的吗?你他妈不是靠你那个有钱的爹吗,你和我有什么区别!”

“这你还说对了,这就是我和你之间最根本的差别,张莫,我这是在给你机会,要是有一天你能想通了,离开那些无所事事的朋友,就来我公司找我,或许我会给你指条路,至少温饱不成问题。”

说完,周渊缓缓的站起身,扣上西服腰扣,抬手打着响指:“买单。”

服务员拿着盘子走到了周渊面前,周渊正眼都没看盘子里的账单,直接往盘子丢下一叠钱后满脸笑意的指了指张莫:“剩下的给他。”

“好的,先生,您慢走。”送走了周渊,服务员赶紧将结账后剩下的几千元放在了张莫的面前:“先生,请问你还用餐吗?要是您也不用了,我让人将这张桌子收拾了。”逐客令下的很轻,张莫也听得懂。

起身后的张莫将皱巴巴的烟叼在嘴边,当着服务员的面点燃,深吸一口气后将烟吐在了服务员的脸上,随后转身往门外走去,强忍怒火的服务员注意到张莫没拿走桌上的钱,于是高声喊道:“先生,你的钱!”从您变成你,看得出服务员的忍耐似乎已经到了极限。

走到玻璃门前,迎宾拉开大门,张莫背对服务员举起手摇着:“给你的小费。”

原本怒气满满的服务员瞬间笑开了花:“谢谢,谢谢,先生您慢走,欢迎下次光临。”人性在金钱面前不值一提。

西餐厅二楼,围栏的边缘能看见一楼所有餐桌的情况,最靠近围栏的餐桌上的女孩们,从周渊出现在这家餐厅的那一刻,就保持安静看着戏,随着张莫的到来,女孩们纷纷感到意外,直到周渊和张莫一前一后离开餐厅,大家这才开始了议论。

“可惜了,还以为周渊学长是来这里偷偷约会呢,没想到是见张莫。”

“奇了怪了,周渊离校一年了,这期间应该与张莫断了联系,现在找他干嘛?”

“对呀,你们发现没有,周渊走的时候似乎还给了张莫钱,那家伙没要!”

几人纷纷将头转向靠在围栏边陷入沉思的女孩:“语汐,你怎么不说话了?”这座的客人正是唐语汐和她的闺蜜们,周渊随意选的餐厅恰巧就是女孩们之前为唐语汐准备庆功宴的地方,她们可没有唐语汐那么有钱,能在这种地方消费也算是大出血了。

唐语汐从不在意这些,只要能和朋友们在一起,即便是坐在路边摊,也是一种快乐,只是她没想到在这里居然会遇见周渊和张莫,并且唐语汐发现周渊与张莫似乎发生了不愉快,虽然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但至少能从两人的表情中猜出一些端倪。

“语汐,你在想什么呢。”一名女孩撞了撞靠在围栏上的唐语汐,唐语汐这才回过神来:“怎么了?”

“你发什么呆呢?”

“没什么,说到哪了?”

“罢了罢了,他们两人的事我们可没有兴趣,还是继续刚才的话题,你说你被人绑架了。”女孩们满脸期待的看着唐语汐,等待她继续的讲述,刚才故事正到高—潮,就被张莫在一楼的吼叫打断了,几人这才发现一楼的周渊,于是话题暂时结束,现在也时候继续了。

唐语汐笑了笑,坐回自己的位置,端着一杯温水满足着朋友们的好奇心:“当时我已经吓懵了,从昏迷醒过来是正好看见罪犯压在我身上,想要对我……”唐语汐满脸通红不知如何接着说下去。

女孩们自然明白唐语汐的意思,纷纷愤怒的说道:“简直太不要脸了,欺负一个女孩子,还想,还想那什么,无耻。”

“废话,不无耻怎么当坏人?你见过好人会压在一个女孩身上吗?”

“你们别闹,语汐你继续说。”一名女孩阻止了其他人的议论,吃了一口盘里的意大利面条后盯着唐语汐。

唐语汐点了点头,回想着那次遭遇,她红着眼眶深呼吸一口气后缓缓说道:“我哭着求他,口嘴被堵住了,无论我怎么用力,都无济于事,我开始放弃了,就在我最绝望的时候,他出现了。”说到这里,唐语汐眼中的泪水荡然无存,脸上也情不自禁的出现了甜美的笑容,语气也变得更加温和:

“他就像一个骑士一样,瞬间将我从恶魔的手里救了出来,将我带到安全地方,我当时还以为他是和那群劫匪是一伙的,还骂了他几句呢,他没有责怪我,返回了被打晕的劫匪身边。”

女孩们好奇的问道:“他又回去干嘛?就不怕被支走的那四人回来?”

“就是就是,你不是说还有四名歹徒被带头的叫走了吗?他们随时可能回来啊,这个时候还回去干什么。”

唐语汐微微一笑,喝了一口温水,一股暖意从咽喉直流心田,双手紧紧的抓住杯子,回想着那一幕,忍不住的热血沸腾:“他可不是去送死,而是拿起昏迷劫匪的手枪,坐在了火堆边,静静的等着……等他们回来,迎接他们的是四声枪响和他们中弹的结果,我亲眼目睹那四发子弹准确无误的打在了四名劫匪的膝盖,然而他,就像一个没事人一样,回到了我的身边……”

女孩们手肘抵在桌面,手掌捧着自己的脸,像是被唐语汐拉进了那次遭遇的画面中,在几名女孩的脑海里,卓颜的身影被他们想象成各自的白马王子,每个人都情不自禁的发出了感叹:“哇,太帅了。”

“后来呢后来呢!”女孩们迫不及待的想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之前还有人怀疑这是一场刻意的套路,直到唐语汐讲述到这里,她们才明白唐语汐的生命中,确实出现了一个英雄,如假包换。

唐语汐惋惜的说道:“之后我们被带到了警察局,录完口供我在大厅里见了他一面,只说了一声谢谢,我哥就让我去车上了,我连留下他的联系方式的机会都没有,我曾让父亲去找他,但到了现在也没有任何音讯。”

说到这里,唐语汐脸上不免有些失落。

故事结束,女孩们开始议论了起来:“真羡慕你啊,还有这样的遭遇。”

“你是羡慕语汐被人绑架,还是羡慕有英雄出现啊。”

“都羡慕呗,家里有矿,人家才绑,没钱的,人家鸟都不鸟你,我要是被人绑架时能遇见这样一个人,我非缠着他不可。”

“你真这样很可能要把你的恩公吓走的,说不定人家还会将你还给绑匪。”

“呸,我就这么点魅力?要是真遇见这样的情况,我就抱着他的大腿,强行以身相许。”

看着姐妹们的嬉闹,唐语汐捂着嘴笑了起来:“我要是有你们的胆子就好了,或许有机会能留下他的联系方式。”

坐在唐语汐身边的女孩握着唐语汐的手,笑着说道:“别想了,说不定你们还有机会见面呢,有缘自然能相见,无缘见面手难牵,不过幸好你遇见了他,不然……算了算了,不提了。”女孩举起装着果汁的玻璃杯:“庆祝咱们的语汐大难不死!”

唐语汐顺势拿起手里装着温水的杯子,笑着点了点头:“必有后福对不对?我之所以不想告诉你们这件事,就是怕你们担心。”

“下次遇见这种事,你可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们,或许我们帮不了你什么忙,但至少我们会全力以赴。”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