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小说 > 乡村神龙兵王 > 第 037 章 肌肤之亲

第 037 章 肌肤之亲

第 037 章 肌肤之亲

“哎呀?上一趟山,你们感情进步这么快?”看着卓颜背着满脸通红的唐语汐走进了小院,正在讲课的顾怜雪惊讶的问着,姐姐们的目光也往门口看去,纷纷投来奸笑的表情,其中只有张翠莲的心里可谓是五味杂陈。

之前有一个顾怜雪,现在又来了一个唐语汐。

看来需要加快节奏了,将卓颜弄到手,可惜昨夜差一点!

卓颜背着唐语汐往屋里走去,经过顾怜雪身边时卓颜无奈的说道:“你们女人就是麻烦,你没看见她的脚吗?”

顾怜雪这才低头看去,唐语汐光着的脚红肿了一大块:“这怎么了?”

唐语汐笑着说道:“没事,在山上崴了一脚。”双手紧紧的抱着卓颜,身体紧贴卓颜的后背,唐语汐有一种得胜的笑意。

看着脸上洋溢幸福笑容的唐语汐,顾怜雪突然闻到院里弥漫着一股糖醋鱼的味道,正巧烹饪组的姐姐们端着午饭来到了小院,顾怜雪这才松了一口气,暗自想着:“我就说我怎么可能吃醋呢?吓我一跳。”

将唐语汐轻放在床上,卓颜从抽屉里拿出了药品,蹲在床边抬起唐语汐的脚轻轻的将药倒在红肿的脚踝,随后用手掌不断在脚踝上摩擦着:“骨膜应该没事,骨头也没受伤,不过回去后还是需要拍个片子看看,确保万一。”

唐语汐始终红着脸,感受着脚踝的炽热,她用力的点着头:“谢谢。”

“不用,小菜一碟,不过这几天你最好别来村里了,在家休养一段时间。”

唐语汐难掩失落的问道:“那需要休息多久?”

“具体时间问医生吧。”卓颜将兜里的袜子拿了出来,轻轻的替唐语汐穿上:“鞋就暂时别穿了。”

唐语汐乖巧的点着头:“嗯,知道了。”她曾幻想过如果有男人要碰自己的脚,或许她会拼死反抗,就像上次劫匪时的反应一样,可当卓颜做出这些举动的时候,她却有一种享受和开心的感觉,甚至希望这种扭伤能多来几次。

正在唐语汐想说什么的时候,门外走进几名村民,手里拿着各家的祖传药膏关心的问着:“语汐,你没事吧?”

“我们听说你脚扭了,这可是我们家祖祖辈辈传下来的跌打膏药,试试?”

“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卓颜,你小子就没好好保护语汐?”

唐语汐立即说道:“不怪卓颜,是我自己不小心,也是我硬要跟着卓颜去后山看看。”

卓颜笑着说道:“听见了吧,这可不关我的事。”卓颜还真担心自己会被姐姐们群攻一场。

几名村民狠狠的瞪了卓颜一样,卓颜只好退出了自己房间,让唐语汐被包围在姐姐们热情似火的关心之中,刚走出门,卓颜就被顾怜雪拉住了:“来,助理,当我的模特,为姐姐们演示演示什么叫烟熏妆。”

卓颜一头雾水的看着顾怜雪:“你什么意思?”

“既然是我的助理,自然要承担模特的角色啊。”顾怜雪拉着卓颜来到了木板前,将其按在了凳子上:“好好的坐在这里就够了。”

“你到底想干嘛?”

“别动!”顾怜雪拿着化妆盒,当着姐姐们的面开始手把手的传授所谓的烟熏妆,在姐姐们一声声的惊叹中,卓颜无奈的苦笑着,他总觉得顾怜雪是在故意整蛊自己,但他不明白自己什么地方又得罪了这个直播女神了。

不久后,感受着脸上厚重的妆容,在姐姐们的狂笑声中卓颜睁开了眼,那一眼足以让在场的村民们感受到胃里的翻江倒海,也足以腾空肚子后好好享受中午的美食,看着眼前捂着肚子狂笑不止的姐姐们,卓颜扭头盯着顾怜雪:“这就是你想要的?”

顾怜雪捂着嘴强忍笑意,最终还是没忍住的大笑了起来:“嗯嗯,挺好看的,就是……就是有些洗剪吹的味道,没落的贵族……哈哈哈。”

卓颜愤怒的抢过顾怜雪手里的化妆盒,当他与镜子里的自己对视的时候,差一点也没忍住恶心的呕吐,为了在一张脸上展示不同的效果,顾怜雪分别在卓颜的左右脸上各用了不同的颜色和化妆技巧,完美呈现出所谓的阴阳脸。

看着盯着镜子发神的卓颜,顾怜雪捂着肚子指着卓颜的脸对姐姐们说道:“大家看好了,左边脸是典型的欧美范妆容,注重浓,右边就是阴影处理……哈哈哈。”

众人哄堂大笑了起来,显然这堂美妆课的教学是成功的,至少让姐姐们瞬间记住了卓颜的这张脸。

“顾怜雪!你吃错药了?”卓颜高声吼道。

“没有啊,你可是我的助理,这些事当然需要你来配合啊。”

“我艹,我今天可没得罪你。”

“是呀,我又没整你,这可是一次严肃的教学而已。”顾怜雪歪着嘴笑着,眼神中充满了得意的味道。

人群中就连张翠莲也忍不住的狂笑着,看着姐姐们的笑容,卓颜强忍怒火缓缓说道:“今儿能让大家高兴高兴,也算值了,你们慢慢玩,我就告辞了。”卓颜转身回屋那毛巾,准备洗去脸上的妆,刚进屋就看见唐语汐那张目瞪口呆的脸:“你,你怎么了?脸被烫了?”

右脸犹如猴屁股一般的血红,让唐语汐误以为卓颜是被开水烫伤了,可看见左脸上的烟熏妆,就连一向知书达理的唐语汐都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有什么可笑的!他么的顾怜雪,戏弄我?老子和她没完!”卓颜一边擦着脸上的浓妆,一边咒骂着门外狂笑不止的顾怜雪。

唐语汐似乎明白了什么,忍着笑意问道:“是怜雪给你化的?”

“除了她还能有谁,也不知道这丫头今天是没吃药还是吃错药了?故意整我,我今天可没和她发生任何矛盾!”

唐语汐低声说道:“或许她不是因为你而生气呢?”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我的意思是她一定不是故意的。”

“呸!不是故意的,是特意准备玩我的!”

看着卓颜使劲擦着脸,唐语汐笑着说道:“要用卸妆水才能洗干净的。”

“你有吗?”

“我不化妆。”

卓颜下意识的看向唐语汐的脸,那张水灵灵的脸上居然没有一点妆容,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没有任何点缀的自然,这倒是让卓颜没有想到,回想之前顾怜雪卸妆后在门口与粉丝们的互动,再看看眼前唐语汐的自然,差距不是一星半点啊。

“怎么了?我,我脸上有什么吗?”卓颜盯的出神,唐语汐自然感到害羞,好不容易恢复的脸色又变得通红。

“没,没什么,对了,你怎么还不打算离开?尽早去医院看看。”

“我想吃了晚饭再走,毕竟明天我可能就不来了。”

卓颜好奇的问道:“为啥?”

“不是你说的吗?让我休息一段时间。”

“对对对,把这茬忘了。”

唐语汐笑着抬头看向卓颜:“我可以看姐姐们的直播啊,或许……能在里面看见你的身影吧。”鼓足勇气说出这番话,唐语汐的脸红已经到达了临界点。

卓颜懒洋洋的将毛巾放了回去:“我可不想出现在直播里,那是他们的爱好。”

“哦。”唐语汐失落的低着头,卓颜随后爬上床整理棉被,唐语汐疑惑的问道:“你干嘛?”

卓颜无奈的回答着:“去躲躲呗,还能去哪?惹不起她们我还躲不起吗?吃了晚饭让顾怜雪送你出村,今晚可不能回来了。”收拾着床上的棉被,卓颜已经做好了再次在墓地休息的准备,回想昨夜张翠莲的主动,他可不敢再经历一次了,加上不对劲的顾怜雪,卓颜知道此时不宜久留。

没等唐语汐再次开口,卓颜抱着棉被和床单,驾轻熟路的从房间内的窗户翻了出去,就像惯偷一样的熟练,唐语汐笑了起来,卓颜刚走,顾怜雪就兴致勃勃的来到了房里,左顾右盼的看了看,问着床上的唐语汐:“语汐,卓颜呢?”

“应该去后山了吧。”

“又去?你们不是才下山吗?到底墓地是他家,还是这里是他窝啊。”

“你认为呢?他可不敢在这里待了,你那妆太厉害了。”

顾怜雪双手叉腰得意的说道:“谁让他是我的助理呢,对了,你的脚没事吧?”

“没事了,他帮我擦了药,好多了。”

“他摸你脚了?”顾怜雪瞪着眼大声的问道。

唐语汐尴尬的点着头:“嗯。”

“这小子越来越大胆了,居然敢摸女生的脚,等他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他!这种肌肤之亲的举动,他就不害臊吗?”

看着怒气冲冲的顾怜雪,唐语汐似乎明白顾怜雪今天为什么这么针对卓颜了:“没这么夸张,他只是好心给我上药。”

“上药不知道叫我吗?他就是想摸你的脚。”

“怜雪……你在吃醋吗?”唐语汐试探性的低声问道,没想到顾怜雪反应激烈的吼了起来:“别开玩笑了!就凭他?世界上的男人死光了,我看上猪都不会看上他,你,你可别胡说,我对他只有恨,随时随地都想弄死他。”

唐语汐拉着顾怜雪的手,让其坐在了自己身边:“好了好了,别激动了,我知道了,你对他只有恨,行了吧。”

“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