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小说 > 乡村神龙兵王 > 第 069 章 内向的男孩

第 069 章 内向的男孩

第 069 章 内向的男孩

校园门口从不缺少餐饮店和网咖,特别是在管理宽松的技校门口,小馆子比比皆是,几个网吧都是门庭若市应接不暇,唐语汐刚把卓颜和顾怜雪拉出校门,就发现路边围满了人群,不少年轻人还拿着相机自拍,手机镜头大部分留给了身后的劳斯莱斯幻影。

豪车车门突然打开,吓得人群连忙散开,张师傅快步来到了唐语汐面前:“小姐,回去了?”将唐语汐送到了飞翔技工学院后,张师傅就一直在门外的停车位等候,路过的小青年从未见过这么奢华的豪车,自然想用手机记录这一刻,只是张师傅也没想到围观拍照的人越来越多,但为了确保能第一时间观察校门的情况,张师傅也只能选择原地等待。

唐语汐对着张师傅笑了笑:“还不着急,我们吃了饭还要商量设计图呢,张师傅您吃了吗?”

“我刚才已经吃过了,小姐……”张师傅看了看唐语汐身边的卓颜和顾怜雪,微笑着点了点头打着招呼,随后接着说道:“小姐,这周围没什么好馆子,不如我送你们去酒店用餐吧,那里至少安全一点。”

张师傅自然是担心在鱼龙混杂的这里,唐语汐的安全没有办法得到保障。

“不用了,我们就在附近随便吃点填饱肚子就好了。”

张师傅迈出一步拦在了正想离开的唐语汐面前:“小姐,别让我为难行吗?上次你被绑架的事,老爷就特别叮嘱过了,这里环境复杂,还是去其他地方用餐吧。”

没等唐语汐回答,卓颜就笑着对张师傅说道:“张师傅,你不用这么担心,在这里没人知道她的身份,这附近都是一些商家和学生,最多也是过往的,没人会对唐语汐造成威胁。”卓颜往前走了一步,拉近了与张师傅的距离后弯下腰将嘴凑到了张师傅的耳边:“再说了,唐全林的父亲不是已经安排了人在暗中保护了吗。”

张师傅惊讶的盯着卓颜:“你怎么知道?”

“八点中方向,车辆尾部在冒烟,说明没有熄火,车上一直有人,并且那辆车停放的位置是距离校门最近的,为了确保发生意外能第一时间做出反应,最重要的是,刚才你一下车,那辆车副驾驶的门也开了,或许是看见唐语汐并没有危险,他才又返回了,不过开门的那一瞬间,我已经看见他携带了专业的耳麦,是用来和附近其他人联系。”

卓颜笑着指了指张师傅身后的一个小馆子:“那家店的门口,距离路边最近的那桌,这三人虽然穿着便衣,但无论从他们的坐姿还是观察周围的眼神,都足以说明他们根本不是一般的客人,桌上的菜一样都没动呢。”

张师傅转头看去,随后无奈的笑了笑:“看来老爷说的没错,你真不是一般人,这么敏锐的观察力让我佩服,这也是老爷的意思,小姐从小就不喜欢被保镖围着,她向往的是无拘无束的自由,可自从发生了上次的绑架事件,老爷实在放心不下,这才让这些保镖在暗中保护小姐,没想到小姐一直没发现的保护,今天居然被你一眼看穿。”

卓颜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唐语汐,随后笑着对张师傅说道:“唐语汐的脑子很好,也很聪明,或许,她早就发现了,只是不想让唐全林担心,这才没有说破而已。”

“真的?”

“你应该比我更加了解她吧。”

张师傅嘴角微微上扬,长叹一口气后笑了起来:“哈哈哈,你说的没错,小姐聪明伶俐,或许早就发现了老爷的良苦用心,罢了罢了,既然小姐身边有你,我也可以放心了,还请你照顾好我家小姐。”

“我可没有这个责任,不过发生任何事,我也不会袖手旁观。”说完,卓颜转身往唐语汐和顾怜雪走去:“走吧,吃饭。”

顾怜雪疑惑的问道:“你把张师傅说服了?怎么做到的?”

唐语汐也好奇的盯着卓颜,她很了解张师傅的性格,绝对不会因为其他人而放弃对自己的保护,卓颜三言两句就让张师傅妥协了,这倒是超出了她的意料:“你和张师傅说了什么?”

卓颜云淡风轻的笑了笑:“说了一些你没说的而已。”

“我没说的?”唐语汐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你也发现了?”

“这很简单。”

唐语汐低着头缓缓说道:“我知道父亲是在关心我保护我,但我真不喜欢这样,就像自己活在别人的注视下,没有了属于自己的自由。”

卓颜笑而不语,一旁的顾怜雪早已蒙圈了:“你们在说什么啊?发现什么了?”

唐语汐重新笑了起来,挽着顾怜雪的手往路边走去:“没什么,咱们还是去吃饭吧。”

三人渐渐远去,张师傅坐回豪车后对着耳麦低声说道:“刚才我和卓颜的对话你们都听见了吧,人家第一眼就已经发现你们了,作为参考,你们好好学习学习,这也是老爷的交代。”

“明白了。”

走进一家小炒店,生意红火的小店只剩下了门口的一张桌子,三人坐下后点了炒菜和米饭,老板娘热情的招待着三人,很快菜肴就被端上了桌,看着眼前色香味俱全的炒菜,顾怜雪深呼吸一口气后擦着嘴边:“真香!自从村子被烧了,我就没吃过李嫂的菜了,今天也算是过过瘾,开动啦!”

顾怜雪狼吞虎咽的吃着,唐语汐端庄的细嚼慢咽着,卓颜点了二两白酒,吃着花生米,一切平淡如茶,闲着没事的卓颜往店里看去,墙角的小桌盘,一名穿着飞翔技工学院的男生正吃着白饭,面前摆着一盘白菜。

这是两天一夜来,卓颜见到的唯一的一个穿着校服的男生。

男子显然有些内向,端着碗的他至始至终都低着头,就连用筷子夹起唯一的那盘白菜时,也没抬头去看盘子,卓颜注意到男子的脖子,手腕上都是淤青,是那种经常受到折磨殴打的淤青,一些显而易见是新伤,而另一些是老伤了。

男生飞速的吃完了白菜和米饭,然而他并没有着急离开,而是从书包里拿出了一本计算机的书,泛黄的课本早已被翻烂了边角,上面每一页都密密麻麻的写着笔记,或许也只有在看书的时候,男生才会露出不一样的神色,那种对知识的渴望和对旁人视若无睹的投入,他甚至都没有注意到,几名不怀好意的男生已经坐在了他的身边。

带头的男子一头廉价的黄发就像一堆枯草,自以为潇洒的叼着牙签,将脚放在了男生的凳子上:“郝鹏啊,咱们又见面了,我不是说过很多次了,让你别出现在我眼前,看见一次打你一次,你怎么就是不听呢。”

名叫郝鹏的男生在听见声音后才反应了过来,立即收起书抱在怀里,提着凳子旁的书包就打算起身离开,然而其他男生早已将他围了起来,在郝鹏起身的一瞬间,两名男子将其直接按在了凳子上:“着什么急啊,再聊聊。”

郝鹏低着头,死死的抱着怀里的书:“我,我知道错了,我,我现在就走。”

“来不及了,没听懂我的话吗?见你一次打你一次,我这不是见着你了吗?”黄发男子一把抓住了郝鹏的头发,硬生生的往后扯,一直在观察的卓颜这才发现郝鹏脸上的伤口和淤青更加吓人。

“我知道错了。”

“错了?错在那了?”

“我不应该在你面前出现。”

“你小子怎么就不明白呢?不让我看见的最好办法就是滚出学校。”

郝鹏双眼已经湿润了,他咬着嘴唇祈求着:“你们让我干什么都可以,打我骂我都成,求你们别让我离开学校,我父母买了家里唯一的猪才有了学费的,我要是这样就回去了,他们会伤心的,我求求你们了。”

黄发男子将嘴里的牙签吐在了郝鹏脸上,随便挑衅的拍打着郝鹏的脸:“那就没办法了,给你活路你不走,偏偏要和我对着干,你不愿离开学校,那我只好说到做到,见你一次打你一次,正好老子今天心情不好,那你出出气,兄弟们,再给这小子好好上一课。”

就在这时,忍无可忍的顾怜雪突然站了起来,指着黄发男子破口大骂:“你还有没有点人性,凭什么欺负人家?你这是校园霸凌,触犯法律了知不知道!”

“哎呦,那来的美女多管闲事,长得还不错,关你屁事,吃你自己的,看你这打扮在哪工作啊?等哥晚上去照顾你。”

“你……”顾怜雪正想发火,手腕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束缚了,低头看去,卓颜正抓着自己的手:“你干什么?袖手旁观?”

卓颜端起酒杯,将剩余的白酒一饮而尽,缓缓的站起身后笑着对顾怜雪说道:“借你电话用用。”卓颜的手机早已在火灾里化为灰烬了。

“手机?”顾怜雪疑惑的将手机递给了卓颜,卓颜不慌不忙的拨打着号码,黄发男子指着卓颜笑着说道:“小子,别多管闲事,扎的?叫人啊?老子不怕。”

卓颜面带笑容对着电话说道:“你好,110吗?飞翔技工学院门口,即将发生一起打架事件,顺便叫一辆救护车过来,伤了几个人了?你等等,我给你数数。”卓颜抬手指着黄发男子和其他男生,随后继续对着话筒说道:“五个伤者,伤的多重啊?估计不轻,总之你们派人来吧。”

说完,卓颜径直走进店内,将手机扔给了身后的顾怜雪,一脸微笑的看着黄发男子:“刚才你还有机会走,只能怪你不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