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小说 > 乡村神龙兵王 > 第 090 章 佳人待君归

第 090 章 佳人待君归

第 090 章 佳人待君归

飞翔技工学院校门口,一直不肯离去的唐语汐正着急的等待着,她不知道唐全林究竟会对卓颜做什么,加上李建明挂断电话前的那番话,卓颜正用西餐刀架在唐全林的脖子上,就凭这点,唐语汐便认定这两人一定爆发了不可收拾的矛盾,不然事情也不会发展到这一步。

一直陪着唐语汐在校门口等待的顾怜雪双手叉腰,虽然面带笑容,但手心里的汗也只有她自己知道:“语汐,你父亲不会把那小子怎么样吧?”

“怜雪,这已经是你第十一次问我同样的问题了,我真的没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那你知道他们现在可能在哪吗?”

“第十三次了……怜雪,你也很担心他,对吗?”唐语汐转过头看着顾怜雪。

顾怜雪轻哼一声后笑了起来,双手抱臂赶紧在衣服上擦干了手心里的汗水:“笑话,我怎么可能担心他,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和姐姐们交代,再说了,他还是我助理呢,要是真的有个三长两短,我也还提前准备选用其他助理。”将手搭在身边一直默不作声的郝鹏肩上,顾怜雪洒脱的说道:“他要是去了,你就能提前上岗了。”

郝鹏低着头无奈的说道:“卓颜大哥要是真的有事,我也不会跟着大姐你的,我,我原本就是想跟随卓颜大哥的。”

“怎么,姐对你不好?你刚才怎么称呼我的?”

“小姐姐,小姐姐……”

“这还差不多,语汐啊,时间也不早了,你难道打算一直这么等下去?”

唐语汐无奈的点了点头:“还有什么办法?父亲的电话没人接,李叔的电话也一样,张师傅也无法联系上他们,除了在这里等待卓颜平安回来,我还能做什么?”

“你可是唐全林唯一的亲生女儿,你应该很了解你父亲吧?你认为他真的会对卓颜下手?”

“第十二次了。”唐语汐心里默记顾怜雪的“关心”,深呼吸一口气后回答着:“社会上一直有传言父亲是一个军火商,做着危害百姓,制造战争的生意,然而我坚信父亲不是这样的人,他平时不仅会修建希望学校,也经常给需要的地方捐款捐物,他是一个慈善家……”

“既然你这么说,那卓颜铁定没事。”

“我只是担心……父亲会因为我而记恨卓颜。”

顾怜雪拉着唐语汐的手,面带微笑缓缓说道:“你是唐全林的逆鳞,碰不得说不得。”

感受着顾怜雪冰冷的手,唐语汐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她小心翼翼的问道:“怜雪,你和郝鹏回去吧,我在这里等就够了,明天你还要和姐姐们排练直播呢。”

顾怜雪毫不犹豫的说道:“没关系,我们在这里陪着你,这大半夜的你一个人在这里,会有危险的,没看见这学院里的男生都是属狼的吗?”

看着顾怜雪那张笑脸,唐语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深夜的校门口,没有想象中的冷清和昏暗,反而是灯火通明,门庭若市,不少宵夜店里都是翻墙出院的学生,网咖内也是人满为患,技校热闹的生活都是从凌晨开始,年轻气盛的学院学生肩搭着肩,踉踉跄跄的往网咖走去,一看这几人都已经是醉酒懵懂状态了。

从校门口经过,几人的目光顿时被唐语汐和顾怜雪吸引,说来也巧,这几人彼此曾见过,正是上次小炒店内欺凌郝鹏的黄毛几人,为首的黄毛嘴角叼着香烟,一声皮衣锃光瓦亮,身上萦绕着浓重的酒味,指了指校门口后对身边的弟兄们说道:“瞧,瞧见了吗?那小子不在,是时候挽回一点面子了。”

“哥,说的对,就一个郝鹏,咱们不能白住院吧,自从上次那件事后,学校其他人都在笑话咱们,他妈的,憋屈啊!”

“干就完事了!走。”

五人径直往唐语汐三人走去,郝鹏见黄毛气势汹汹的走来,立即躲在了顾怜雪的身后,胆小如鼠的他只能寻求小姐姐的保护了。

顾怜雪往前一步,用身体挡在了唐语汐和郝鹏面前,此时此刻,她倒是展现出了女汉子的精髓:“你们想干嘛?”

黄毛嘴角微扬,露出标志性的奸笑:“干嘛?上次你们的朋友把我们打进了医院,不来点赔偿怎么可能?随便拿个一两万给我们哥几个乐呵乐呵,这件事就算了,不然……今天我们几个也只有找你们两个美女玩玩了。”

“你小子毛长齐了吗?屁大点的孩子思想怎么这么污啊?就凭你这模样,还想找姐姐?小妹妹都不带和你们玩的,尽早滚开,别惹我们生气。”

黄毛几人狂笑了起来:“哈哈哈,喂喂喂,弟兄们,听见了吗?人家让我们滚呢,我好怕怕啊,我就想看看你拿什么让我们滚?就凭你身后的郝鹏?”

顾怜雪轻哼一声后缓缓说道:“你们再不走,卓颜可就要来了。”

听见这个名字,黄毛立即慌了神,左顾右盼的看了看,并没发现卓颜的身影后这才笑了起来:“你让他来啊,上次是我们大意了,不然住院的是他!看来你们不打算掏钱了?逼我们动手?”

街对面的豪车车门缓缓打开,张师傅走了出来,手里拿着联系周围藏好的保镖,随时准备下达保护小姐的命令。

正在这时,灯光闪烁,一辆黑色轿车飞速驶来,直接停在了黄毛几人身后,差一点就撞倒了几人,黄毛吓的跳出去几米:“你他妈开车没长眼睛?”看着驾驶位置的车窗缓缓落下,见司机是一名女性,黄毛的气焰更加嚣张了。

径直走向驾驶室的窗口,用力拍打着车顶:“你他妈的会不会开车,差点撞着我的兄弟。”

驾车而来的正是钟瑞琦,探出半个头,看向车前,钟瑞琦面无表情的说道:“装着哪了?都好端端的。”

“没装着,吓着我们了,老子兄弟可是有心脏病的。”说完,黄毛对着自己的兄弟眨了眨眼,其中一人心领神会的捂着胸口直接倒在了地上,痛苦万分的嘶吼着,看上去还煞有其事。

“你看,害的我兄弟心脏病发作了,你说该怎么办吧。”

钟瑞琦难得和黄毛一般见识,直接掏出了警官证亮在了黄毛眼前,看着那明晃晃的警徽和证件内容,不仅黄毛立即老实了,就连躺在地上的心脏病患者都犹如吃了神药,瞬间康复痊愈,起身后躲在了其他人的身后,正眼都不敢瞧钟瑞琦。

“原来是警察啊,您,您开车也别这么着急吧,确实差点撞到我们了。”

钟瑞琦指了指副驾驶:“他的意思。”

黄毛低着身子往车窗内看去,直到看见卓颜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黄毛这才彻底慌了神,他很清楚,警察至少能讲理,眼前的这家伙可不会放过他们,没来得及招呼其他兄弟,黄毛与卓颜对视后撒腿就跑,丢下几名所谓的弟兄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

顾怜雪笑着一巴掌拍在了其中一人头上:“还愣着干嘛?你们的老大都跑了,还不滚?真的需要我教你们?”

四人瞬间一溜烟的散开,和之前醉酒的踉跄步伐比起来,应该是酒醒了。

“钟警官,你怎么会这家伙在一起?”顾怜雪好奇的来到了驾驶窗外,看着钟瑞琦打着招呼,钟瑞琦依旧一脸冰冷:“路上碰见,顺路送他。”

“刑侦队和这里可不顺路啊。”

钟瑞琦并没解释也没回答顾怜雪的疑问,而是转头看着卓颜:“下车吧,有事我会再联系你,希望你记住我的话,今后能保持今天这样的坚持。”

卓颜淡淡一笑,走下车后挥手告别。

看着钟瑞琦的车远去,顾怜雪气鼓鼓的走到了卓颜面前:“你小子到底去哪了,你知不知道我,我们,不对,语汐和郝鹏都很担心你啊。”

“干嘛担心我?”

“听说你被语汐父亲的人带走了,怎么不担心啊?”

卓颜看了看唐语汐,随后笑着说道:“没什么,只是随便聊聊而已,我这不是平安无事的回来了吗?语汐。”

唐语汐擦了擦眼角,面带笑容的走到了卓颜面前:“怎么了?”

“你父亲没想象中的那么强势,挺随和的,和他聊聊天,我能出什么事呢,你赶紧回家吧。”

“你和他……真的没事?我听李叔说,你,你把刀都架在了父亲的脖子上了。”

“放心吧,他没事,皮外伤都算不上,我们之间或许存在一些误会,或者说是不同的观念吧,现在误会已经化解,矛盾也自然解开了。”

“真的?”唐语汐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死死的盯着卓颜。

“我能站在这里,就是最好的证据吧,你也不用担心你父亲,他身边有这么多保镖,我能拿他怎么样?”

“我,我不是担心他,我是担心你……”声音越说越小,最后几个字几乎只有唐语汐自己听得见而已。

卓颜并没追问,只是面带笑容的伸着懒腰,云淡风轻的说道:“好了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散了吧,语汐你就先回家吧,你父亲一定很担心,怜雪和郝鹏,咱们也该回去了。”

对于卓颜的提议,没有人有异议,唐语汐也想早些回去找唐全林问个明白,为什么要带走卓颜,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