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小说 > 乡村神龙兵王 > 第 097 章 节哀

第 097 章 节哀

第 097 章 节哀

社会上不缺欺软怕硬的主,被卓颜掰断手指的男子显然就是如此。

钟瑞琦将车辆停靠在路边,男子痛苦的靠在后排座位上,声嘶力竭的吼着:“来人啊,警察打人了,警察大人了,还有没有王法了!”

深夜的路边虽然没有过往的路人,但也有不少夜猫子因男子的惨叫好奇的围了过来,好在钟瑞琦及时掏出了证件,让围观的人立即散开,并且回到驾驶位上再次驾车离开,这才避免了事情升级。

男子的咒骂还在继续,女人看着男子弯曲的手指居然也开始指责卓颜:“你,你干什么!作为警察,你怎么可以动手打人?你伤了他的手,他还怎么上班?他不上班那里来的钱让我们一家人吃饭?我要告你,赔偿我们的损失,还有精神损失费,误工费……”

卓颜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钟瑞琦缓缓说道:“我算是明白他们的女儿为什么要离家出走了。”钟瑞琦对于卓颜的话只是报以苦笑,面对后排座无休止的指责和谩骂,钟瑞琦看着后视镜里的夫妻两人说道:“第一,他并不是警察,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他刚才的行为代表不了我们公安系统,第二,要告他请走正规的法律途径。”

“啥?这家伙不是警察,那你凭什么打人!”女人激动的盯着卓颜,男子也瞬间来了脾气:“你小子找死是不是,今天不给我一个说法,老子和你没完!”

卓颜面色一沉,低声说道:“看看你们夫妻两的样子,一点都没担心你们的女儿,这叫父母?你们女儿离家出走到现在没有回来,你们不仅没有表现出应有的担心,居然还在这里胡闹,如果躺在刑侦队的尸体是你们的女儿,我真不知道对她来说这是一种解脱还是什么。”

夫妻两并未因为卓颜的话变得安静,反而更加暴躁了,这次原本争吵的两人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纷纷开始要求卓颜进行赔偿。

卓颜深呼吸后笑着对钟瑞琦说道:“靠边停车,我现在就给他一个说法。”

钟瑞琦立即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立即对身后的夫妻两人说道:“刚才他的行为只是在阻止犯罪,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正当防卫,如果你们继续追究,那我有权力将双方当事人进行扣押并且行政拘留,你的手指没事,只是脱臼而已,下车后我会给你接上,现在保持安静,再胡闹我可不客气了。”

女人立即闭上了嘴,男子低声嘀咕着:“我们不懂法,你可别骗我们,要关我……那我不追究了。”

钟瑞琦不再解释,只是用力的踩下油门飞速驶入了刑侦队的大门。

车停在了刑侦队后门的停尸间外,两对夫妻缓缓的走出车门,看着眼前阴森恐怖的停尸间,刚才还在胡闹的两口子顿时安静了下来,钟瑞琦指着另一对夫妻说道:“一个一个来,你们先跟我去辨认,其他人原地等候。”

钟瑞琦带领着认尸的夫妻二人和卓颜走进了停尸间的大门,推开门便看见一旁的警卫室里坐着一名刑警,见钟瑞琦到来,刑警立即走出警卫室来到了钟瑞琦面前:“钟队长,带人来认尸了?”

“嗯。”

“请登记。”刑警拿出记录本,钟瑞琦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随后刑警打开了那一扇冰冷的铁门,铁门刚一打开,一股冰冷刺骨的冷气铺面而来,里面的白炽灯也渐渐亮了,将整空煞白的房间照的通亮。

哪怕只是站在门外,能都感觉到停尸间里的恐怖。

四人刚走进停尸间,头顶天花板上的白炽灯便开始闪烁,并且发出吱吱吱的电流声,女人立即钻了自己丈夫的怀里,男子抱住了自己的妻子,两人似乎都受到了惊吓,见惯各种案发现场的钟瑞琦也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显然也对这突发情况没有任何心理准备。

反观卓颜,至始至终没有任何反应,仿佛任何一切都引不起他的畏惧,见过真正的“死神”,怎么会怕“魑魅魍魉”小鬼。

门外传来刑警尴尬的笑声:“这灯前段时间就坏了,维修人员还没来修。”

钟瑞琦轻咳一声后平静着心里的波澜:“我知道了,明天我会安排维修人员先来这里进行维修。”

深入停尸间,房间最深处的四张铁床上,整齐的躺着四具尸体,尸体用特制的口袋包裹着,夫妻两人在钟瑞琦的带领下,来到了第一具尸体前,钟瑞琦缓缓的拉开了口袋,露出一张毫无血气的脸,女人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在看见尸体的面容后,她松了一口气,钟瑞琦立即判断出这具尸体并不是他们的女儿。

就在夫妻两人庆幸的同时,卓颜拉开了第二具尸体的口袋,夫妻二人转头看了一眼尸体的脸,女人瞬间晕厥了过去,男子掩面痛苦悲痛万分:“我的女儿,我的女儿啊!”

“节哀,我会安排人员带你们去会议室等待,随后我们会对你们进行询问笔录,争取早日抓住杀害你们女儿的凶手。”

男子用力的点点头,抱着晕厥的妻子走出了停尸间,没过多久,刑警带着另一对夫妻来到了钟瑞琦面前,刚才脾气火爆的男主人在进入停尸间的那一瞬间,变得胆小如鼠了,至始至终跟在自己的老婆身后。

两人刚来到第一具尸体前,没等钟瑞琦开口,女人一声惨叫便响起:“啊!”伴随着女人的哭泣,男子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看着眼前的尸体,男子目瞪口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之前还抱怨希望死者就是自己女儿的男人没有了任何言语,一瞬间仿佛老了一头,直勾勾盯着尸体的双眼充满了不敢相信的神色。

钟瑞琦低声问道:“是你们的女儿吗?”

男子并未回答,跪在地上痛哭的女人拼命吼道:“是她,是我的女儿,怎么会这样!”女人奋力的站起身,一把抓住了男子的衣领:“都怪你,都怪你,那天你要是不和她吵,她会离家出走吗?她会遭遇这一切吗?都怪你。”

面对女人不断的极大,男子没有任何反应,依旧盯着尸体一动不动。

“请你们冷静,和我一起去会议室进行笔录,我们需要了解死者的一些资料,只有积极配合,才能帮助我们尽早抓住真凶,还给你们女儿一个公道。”

女人绝望的哭泣着,冰冷的铁床上,那张曾经熟悉的脸已经伤痕累累,她不敢再看一眼,不敢想象自己的女儿在生命最后的时刻都经历了一些什么,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出停尸间,夫妻两人的背影令人动容。

钟瑞琦拉上包裹尸体的口袋,面无表情的带着卓颜走出了停尸间,两人直接来到了会议室,先给两对夫妻冷静情绪的时间,看着悲痛万分的四人,钟瑞琦缓缓说道:“希望你们平息心情,配合我们调查,凶手现在还逍遥法外,很可能还有女孩面临危险。”

钟瑞琦指了指之前与卓颜发生矛盾的男子:“你女儿叫什么?”

钟瑞琦在询问,而一旁的卓颜默契的开始在笔记本上记录,通过了解,第二起案件的死者名叫张红,二十岁,是一名网络主播,与父亲发生争吵后离家出走从此音讯全无,生前的社会关系并不复杂,也没有任何犯罪前科和记录,是一个简单的女孩。

第三起案件的受害者名叫杨凌,二十一岁,父母并不知道她从事的职业,毕业后独自一人租住在乐都市,父亲提供了杨凌的租住地址,案件算是开始有了跟进的眉目。

送走两对夫妻,会议室里只留下了钟瑞琦和卓颜,两人看着记录本上的内容,都若有所思,眉头紧锁的钟瑞琦低声问道:“有什么想法?”

“目前看来,两名女孩的共同点还没找到,这两个女孩生前并不认识,没有任何交集,甚至没有共同的朋友。”

“没错,这是毫无关联的两个人,难道凶手的目标是完全随机的?”

“如果真是这样,案件可就复杂了。”

“你有什么计划?”

“先去杨凌的租住点,看看能找到什么线索,再从杨凌生前好友进行了解,看看她毕业后到底在从事什么工作。”

“和我想的一样,我会安排人天亮后去乐都市的所有市场和超市,寻找监控视频中一样的黑色雨衣,并且通知交通部门进行协查,寻找可疑的自行车。”钟瑞瑞的部署完全和卓颜的提议一模一样,她知道卓颜的办法确实是目前为止最有效也是最有可能找到凶手的计划。

看着一脸严肃的钟瑞琦,卓颜笑着说道:“呀,你居然还能听得进别人的意见?不简单啊,我还以为你一直都是那种我行我素的人呢,看来我对你的看法要改变了。”

“我可没这么迂腐,只要对案件有利的建议,我自然会听从,倒是你……观察力和分析能力确实不错,我也要对你另眼相看了。”

两人相视一笑,似乎多年老友般的默契十足,同时拉开了会议室的大门,往停在门外轿车走去,发动引擎直奔第三起受害者杨凌的租住点,副驾驶位置上的卓颜驾轻熟路的抽着烟,他是唯一一个在钟瑞琦车上抽烟没遭到钟瑞琦拒绝的男人。

钟瑞琦也已经习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