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小说 > 乡村神龙兵王 > 第 118 章 对不起没忍住

第 118 章 对不起没忍住

第 118 章 对不起没忍住

人,一旦被戳中了“要害”,被撕碎了伪装和面具,露出的只有狰狞。

因为卓颜的一句话,三婶整个人都变得歇斯底里,丝毫不顾怀里襁褓中的婴孩,满脸通红的指着卓颜破口大骂:“你什么意思?有你和长辈这么说话的吗?你到了六十岁能有我女婿的家业?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你这种人典型的仇富心理。”

卓颜面带礼貌的微笑,不慌不忙的抬头看着三婶,云淡风轻的眼神在告诉三婶,无所谓。

仿佛是被卓颜的眼神盯怕了,三婶轻哼一声后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算了算了,我也不和你这种穷小子浪费口舌,瑞奇这丫头条件虽然比不了我家莹莹,但也是乐都市有头有脸的人物,怎么会看上这样不懂礼数,一无是处的小子呢。”

钟瑞琦的母亲正打算反驳,始终没有说话的钟卿国发火了,他将手里的茶杯重重的砸在了茶几上,起身后盯着三婶:“够了吗?”

三婶不依不饶的说道:“怎么?还不能让我说了?你当兵这么多年,这家里不是我忙前忙后照顾的?你爱人生瑞奇的时候,还不是我在病床前照顾,那时你人呢?现在在这里瞪着我干嘛?别回了家忘了本啊。”

钟卿国无言以对,满脸通红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对于家,他有的只是亏欠,在钟瑞琦母亲怀上钟瑞琦的时候,钟卿国就去了部队,这一待就是二十年,照顾钟瑞琦母女两的责任落到了三婶身上,然而看着三婶的态度和出事方式,卓颜知道钟瑞琦母女两小时候的日子并不好过。

钟卿国的父亲,也就是钟瑞琦的爷爷,当年跟着部队打天下,在部队中有极高的威信和权力,这也是为什么钟卿国刚结婚没多久就被安排进入部队的原因,三婶是钟卿国的亲妹妹,在钟卿国离开家里前往部队的这些年里,她不仅要照顾年迈的父亲,还要照顾刚出生的瑞奇,可毕竟不是她亲生的,所以从小她对瑞奇的教育都很严厉,对钟瑞琦的母亲也很苛刻。

但毕竟她确实照顾了钟瑞琦母女两,就因为有她曾经的付出,钟卿国一家人对三婶的态度才会呈现今日这般的容忍。

看着钟卿国老老实实的收敛了火气坐回沙发上,三婶不削的轻哼了一声:“去了部队这么多年,回来却是光着腚,你这二十年去打工也比在部队强,至少还有积蓄,也不知道父亲当年怎么想的,送你去部队,他应该看得出你不是这块料,做不到父亲那样的位置。”

二姑妈立即反驳道:“他从部队回来,也带了不少钱啊。”

“就他那一点抚恤金?能干嘛?在这里一间厕所都买不起,要不是瑞奇丫头争气,他两还在咱家老院里养老呢,说到瑞奇争气,这也是我从小对她严格要求呢。”

看的三婶得意洋洋的笑脸和身边低着头沉默不语的钟卿国,军人的头什么时候被金钱压低过?于是卓颜缓缓说道:“好臭?什么味道?”

三婶和二姑妈赶紧低头看着怀里的婴孩,两人检查尿不湿后对看了一眼:“没拉啊,你闻到味道了吗?”两人又同时摇了摇头。

此时卓颜笑着说道:“不是不是,是嘴臭,这种臭味也只有吃了大便才能媲美,这世界上有许多东西是钱买不到的,这个道理在座的都是我的前辈应该比我明白,有些人再有钱也没有办法弥补自身素质的缺失,拿着钱也买不到别人的尊重,随时都觉得自己高人一等,高在那啊?怎么?吃得好就能拉黄金还是钻石?”

“你小子在这拐弯抹角的骂谁呢?有本事别含沙射影,既然知道在座的都是你的长辈,就应该明白这里没你说话的权力。”三婶指着卓颜的鼻子再次破口大骂了起来。

卓颜缓缓的站起身,整理着自己的衣服,不慌不忙的从兜里拿出了烟盒,叼着一支烟看了看二姑妈怀里的婴孩,随后将火机揣回了口袋并未点燃:“既然阿姨让我直言不讳,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卓颜看了一眼钟卿国,钟卿国并未阻止,只是坐在沙发上依旧一脸的阴沉和无奈。

“首先,无论我和钟瑞琦有什么关系,都不管你的事,其次,别拿你的付出强迫别人回报,还有一点,你能安安稳稳的坐在这里,享受着现在舒适的生活,是你父亲那一辈人用血拼出来的,身为革命前辈的子女,你更应该知道这一切都来之不易,你父亲当年送伯父去部队,我认为是他这一生最正确的决定,没有他们,你能坐在这里数落别人?”

“你……”

“我什么我?从你一进来就自以为是,高人一等,有点臭钱了不起?先不说我是不是客人,就算是个陌生人,你也应该给予基本的尊重,你不但不懂尊重,还三番五次羞辱我甚至伯父,即便是长辈也要明白一个道理,别倚老卖老,倘若你不是年纪在那,算是长辈,老子不会忍你这么多次。”

三婶歪着嘴一脸嘲笑的看着卓颜:“干啥?你敢怎样?这才第一次见面,就敢和我这么说话,这要是和瑞奇成了,岂不是要踩在我头上?”

“我脚下从来都只踩着尸体。”卓颜淡淡一笑云淡风轻的说道。

“哎呀,尸体?哈哈哈,你可吓坏我了啊,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你这么嚣张的人?瑞奇知道你这么猖狂吗?你要是真踩尸体,估计你和瑞奇是在监狱认识的吧。”三婶不以为然的狂笑了起来。

这时,钟瑞琦的母亲站起身连忙笑着说道:“好了好了,大家别争论了,这日子啊确实是两口子自己过的,咱们做长辈的也不用干预,只要他们过的好就够了,再说了,三婶,二姑妈啊,卓颜和瑞奇现在还只是普通朋友,并没有在一起呢。”

“啥?”三婶高声惊呼道:“还是个外人?这瑞奇也越来越不像话了,关系都没确定就把人领家里来了?浪费我的时间,我还专门让我家司机送我来这。”三婶指着钟瑞琦的母亲毫不犹豫的说道:“我可告诉你,这种人让瑞奇不要考虑了,没钱没权一无是处,这小子注定和钟卿国一个样,到老了都是一无所有……”

“砰!”没等三婶说完,一个震耳欲聋的声音突然响起,所有人被突如其来的一幕吓的不轻,卓颜身前的茶几桌面,玻璃碎的一塌糊涂,整个茶几中心几乎安全凹陷了进去,卓颜的这一拳可没有任何留手,这也是他离开部队后第一次的“全力以赴”。

巨大的声响让三婶和二姑妈怀里的婴孩瞬间开始啼哭,两人呆呆的看着卓颜,甚至已经忘了要安抚婴孩了。

“第二次了,你是第二次侮辱伯父了。”卓颜双眼直勾勾的盯着三婶,布满血丝的双眼犹如黑夜中的头狼,杀意滔天令人后背发凉头皮发麻,三婶甚至还不自觉的后退了几步。

钟卿国赶紧起身拉住了卓颜,在卓颜的耳边低声说道:“冷静……难道就连你也不能做到控制自己的情绪?”

若不是三婶接二连三的羞辱钟卿国,卓颜绝不会这么愤怒,在卓颜面前,侮辱他自己可以,但绝不能侮辱军人和祖国。

哪怕是逝去的军人,也该得到十二分的尊重。

“你,你想什么,你吓着我大孙子了。”过了好半天,三婶才回过神来,连忙安抚着怀里的婴孩,钟瑞琦的母亲低头看了看茶几,破碎的玻璃上还有残留的一些血迹,整个原木茶几居然被卓颜一拳打成了这样,这样的力量让伯母感到惊讶的同时也感到意外。

为什么卓颜这么维护钟卿国?钟瑞琦的母亲百思不得其解,伯母立即走进了卧室,从抽屉里拿出了药箱,坐在卓颜身边后说道:“没事吧?”

卓颜摇了摇头,冲动后内心只剩了尴尬:“伯,伯母,对不起,一时间没忍住。”

“没事,当兵的我了解,谁还没一点脾气啊,只要人没事就好了。”钟瑞琦的母亲拿着针将卓颜拳头肌肉里的玻璃碎片挑了出来,随后进行了简单的包扎,一边收拾着药箱一边说道:“时间不早了,想留下吃饭的我欢迎,不想留的请自便。”

三婶怀里的婴孩一直哭闹,卓颜这一拳确实把他吓的不轻:“吃?吃什么吃?看你把我家宝贝吓成什么样了,你,你给我等着,这笔账我一定找你算!你也别想和瑞奇成为一家人,咱们钟家容不下你在这里撒野!”

说完,三婶一手抱着婴孩一手推着婴儿车匆忙的往门外走去,钟瑞琦二姑妈摇着头缓缓说道:“她啊,一辈子改不了这个臭毛病,从小被她父亲宠大的,优越感很强啊,这都当奶奶的人了,还是这样,哎。”

“行了行了,她走了也好,咱们能开开心心的吃饭了。”说完,钟瑞琦的母亲走向了厨房,拿出扫帚整理破碎的茶几玻璃,卓颜注意到伯母的双眼已经红润了,并且还时不时的用眼角余光看向一言不发的钟卿国。

不是钟卿国不愿站出来,也不是在部队的脾气没拿回家,而是他知道自己对家里的亏欠,特别是自己这个妹妹。

或许很多人会觉得钟卿国很懦弱,但谁能了解一个“失踪”二十年才真正回家的人内心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