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小说 > 乡村神龙兵王 > 第 119 章 家长里短

第 119 章 家长里短

第 119 章 家长里短

夕阳落幕,橙黄的天际晕染这几片白云,这样的景色总是让人感到忧伤,犹如秋天惹人愁一般,靠在窗台上,钟卿国和卓颜抽着烟,两人之间已经沉默许久了。

“卓颜,你知道吗……多少次我也想和你刚才一样,不用控制自己的脾气,可没办法啊,在部队待了二十年,整整二十年啊,回来后还不能告诉家人我在部队做过什么,奉献过什么,每当家人问我这二十年在部队怎么度过的,我只能尴尬的笑一笑,在他们看来,我在部队就是混日子,一无是处,瑞奇和她母亲也是这样看待我的。”

卓颜低着头不知如何安慰钟卿国,这是“炎黄”的悲哀,没人知道你付出,也没人知道你的坚持,更没人会知道你余生的无奈。

长叹一口气,钟卿国将烟头丢进了烟灰缸里:“离开部队,拿了一点钱,和我妹妹说的一样,这点钱能干什么?能为家里做些什么?女儿埋怨从小没了父亲,家人责怪我一无是处,而我呢,还不能解释,卓颜啊,你知道离开部队后,你要面对的“敌人”是谁吗?”

卓颜摇了摇头:“不知道。”

“是现实……”钟卿国拍了拍卓颜的肩膀,转身看了看餐桌:“走吧,陪我喝两杯。”

跟着钟卿国来到餐桌前,看着桌上琳琅满目的菜,钟瑞琦的二姑妈笑着对卓颜说道:“你可有口福了,瑞奇的母亲可是出了名的名厨。”

卓颜看着端着菜走来的伯母,礼貌的说道:“谢谢伯母了,您看我也没帮上什么忙,来时也没拿什么礼物。”

伯母面带慈笑,挥着手说道:“还拿什么东西啊?来这里就像回自己家一样,别拘谨别客气。”看了看墙上的表,伯母直接往门口走去,拉开房门正好看见钟瑞琦在背包里找钥匙:“下班啦?进来呗。”说完,伯母转身回到厨房又接着忙碌了。

钟瑞琦缓缓走进了家门,一眼就注意到坐在餐桌旁的卓颜和二姑妈,钟瑞琦并未理会卓颜,直接走向了二姑妈,蹲下身子逗着二姑妈怀里的婴孩,脸上洋溢着笑容,这还是卓颜第一次看见钟瑞琦这么由衷的笑。

“瑞奇啊,辛苦了,快坐下吃点东西。”二姑妈拉开身边的凳子,让钟瑞琦坐在了自己身边,而钟瑞琦的另一边,正是卓颜。

转身看着卓颜,脸上刚才的笑意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冰冷。

此时卓颜感觉自己被两座巨大的冰山包围了,左边的钟卿国拉着脸没有任何言语,右边的钟瑞琦也陷入了无止境的沉默,不愧是父女啊。

“咳咳,小卓啊,来,喝两杯。”钟卿国轻咳一声后往卓颜面前的酒杯里倒着酒,没等卓颜开口,一旁的钟瑞琦便说道:“爸,少喝点。”

钟卿国瞬间来了脾气:“用得着你管?你妈都没管我,我平时喝吗?这不是小卓来陪我我高兴,喝两杯还用我给你打申请?”

对于钟卿国突如其来的怒火,钟瑞琦早就习以为常了,往碗里飞快的夹了一些菜后起身往客厅走去,端着汤碗从厨房出来的伯母正好看见了这一幕,放下碗后也来到了客厅,看着站在茶几前盯着茶几一脸不解的钟瑞琦,伯母拉着钟瑞琦的手低声说道:“卓颜打的。”

钟瑞琦满脸惊愕诧异的问道:“他?”钟瑞琦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卓颜居然会打碎自己家的茶几,介于什么理由让他这么愤怒。

拉着钟瑞琦坐在了沙发上,伯母叹着气:“你三婶下午的时候来过。”

听见母亲的话,钟瑞琦似乎明白了什么:“即便三婶数落了他,他也不至于这么生气吧?”钟瑞琦很了解自己的三婶是个什么样的人,她更明白以卓颜的背景一定会遭到三婶的嫌弃和挖苦,可即便如此,钟瑞琦也不认为这是卓颜会动手的理由,毕竟特种部队的人曾经接受过控制情绪的专业训练。

“你三婶这个人你也了解,她挖苦小卓,小卓似乎都没什么反应。”

“对啊,这才是我了解的卓颜,他不会在意别人怎么看他,更不会在意势利眼的看法。”

“你先听说我啊,你这孩子急什么急。”钟瑞琦的母亲轻轻拍了拍钟瑞琦的手背,紧接着说道:“他啊,是你三婶挖苦你父亲的时候突然爆发了,你也知道你三婶一直对你父亲有意见,认为你父亲在部队待了二十年,最后没得到一官半职还没赚到钱,所以今天又再数落你父亲了,你父亲一如既往的忍了,可没想到小卓忍不了,这不,一拳茶几就成这样了。”

“他为父亲出头?为什么?”钟瑞琦更加疑惑了,虽然她知道父亲很喜欢卓颜这个小伙子,但两人之间应该没有这么深厚的友谊。

“我哪知道?刚才你可没看见,小卓那生气的模样虽然很凶,但很男人,这茶几可是原本啊,一拳砸了一个凹陷,上面的玻璃都碎了。”

钟瑞琦这才注意到茶几表面的透明玻璃没有了,碎片早已被母亲收拾了:“他没事吧。”

“没事,只是被玻璃划破了手指,流了一点点血而已,瑞奇啊,你知道小卓和你父亲到底之前认不认识啊?”

“应该……不认识吧。”钟瑞琦也变得犹豫了,放在这件事之前,钟瑞琦绝对不会模棱两可,可卓颜为什么要为自己的父亲出头,这让钟瑞琦疑惑不解。

“算了算了,事情已过了就别想了,你父亲今天心情不好,你也就将就他一点,走,上桌吃。”拉着钟瑞琦回到着餐桌上,钟卿国已经满脸通红了,一只手端着酒杯一只手搭在了卓颜的肩膀上:“来,我很久没有像今天这样高兴了,哈哈哈,来小卓,今夜无论如何不醉不归。”

“成!”端着酒杯卓颜一饮而尽,突然他感觉到自己的腰被人戳了几次,转头看去,钟瑞琦皱着眉头恶狠狠的盯着自己,卓颜顿时明白了她的用意,转身看着钟卿国笑着说道:“伯父,咱们还是点到为止,这喝醉了伤身,来日方长。”

“也行,不过你要答应我,有时间就来陪我喝酒,咱们把今天的酒化整为零,多几次见面的机会也能让我多高兴几次。”钟卿国倒满酒再饮一杯,高声的唱着曾经在部队学到的歌曲,卓颜渐渐附和,两人一边喝着一边唱着。

二姑妈抱着婴孩用手肘撞了撞钟瑞琦:“你多久没见你父亲像今天这样了?”

钟瑞琦低着头缓缓说道:“从来没有见过……我出生就没见过他,他回来后我就没看他笑过,更别说像今天这样。”在钟瑞琦的印象里,只知道父亲在很远的部队里当兵,回来后就一直留在家里,至于他在部队里的一切,钟瑞琦一无所知。

“你呀,早些带男孩子回来,或许你父母都会这么高兴的。”

钟瑞琦无奈的笑了笑,她心里很清楚,卓颜并非一般人,钟卿国和自己的母亲这么喜欢卓颜并不是因为他是自己的男朋友,钟瑞琦的直觉在告诉她,自己的父亲和卓颜之间没有这么简单。

酒过三巡,钟瑞琦开车送二姑妈离开也回来了,此时的钟卿国已经偏偏倒到站不稳身,在伯母的搀扶下,踉踉跄跄的走进了卧室,卧室里传来钟卿国的吼叫:“小,小卓,记得,有时间过来,陪我……喝酒。”

卓颜尴尬的看着身边的钟瑞琦:“伯父醉了,不过你放心,没喝多少。”

钟瑞琦面无表情双手抱臂,整个人靠在沙发靠背上,拿着电视遥控器胡乱的换着台:“你挺行啊,来我家还甩开我的人,为什么?”

“我不喜欢出门带着尾巴,再说了,让你们同事看见也不好吧。”

“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偷偷摸摸才会让别人说三道四。”钟瑞琦看了看卓颜手上的纱布,缓缓说道:“你的手肯定没事,我家茶几可是报废了。”

“我赔,我赔。”

“不用了。”放下手里的电视遥控器,钟瑞琦一脸严肃的看着卓颜,就像审问犯人一样死死的盯着卓颜:“老实回答我,你和我父亲之前到底是不是认识?”

“大姐啊,这个问题你已经问了很多次了,不认识。”

“不认识你为他出头?还是冲着三婶,以我对你的了解,你不会为了任何人发这么大的脾气,接受过专业训练的你不可能不懂得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既然你和我父亲没有任何关系,凭什么你要替他说话?”

卓颜侧着头盯着钟瑞琦,眼神中的坚定让钟瑞琦感到意外:“每一个人都应该得到尊敬,军人更是如此,他们的尊严容不得别人的践踏,你父亲作为一家之主,自认为亏欠了你三婶,强忍情绪不好发作,他做不到的,我替他做,反正我和你三婶又不是一家人,有错吗?”

“仅仅如此?”

“不然呢?”卓颜站起身伸了伸懒腰,云淡风轻的笑着说道:“别想太多,我和伯父算是忘年交吧,有共同话题而已,还有……”卓颜弯下腰,将嘴凑到了钟瑞琦的耳边:“早一点找个男朋友回来给他们一个交代,不然你父母可要强行把你许配给我了啊,我可承受不了。”

钟瑞琦顿时满脸通红,无言以对,她已经能想象这一天自己的父母,二姑妈和卓颜聊了一些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