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小说 > 乡村神龙兵王 > 第 139 章 狗咬主人

第 139 章 狗咬主人

第 139 章 狗咬主人

与所有酒吧不同,乐都市的夜幕酒吧二十四小时营业,白天虽关着门,但酒吧二楼设置的赌场人满为患,不少手里攥着钱的赌徒四处张望,看着几张赌桌上的走势迟迟不敢出手,有人能赚个蝇头小利,有人一夜输的倾家荡产,想在赌场赚大钱的人压根就没有。

十赌九输,还有一个输的跳楼。只有一个赢家,那就是赌场的经营者。

赌场内还提供白面,这里聚集的不仅只有赌徒,还有不少瘾君子,稍微有些资本的瘾君子端着水壶坐在赌桌旁下着注,一脸的享受总是能引起其他人的羡慕,只是鱼龙混杂的赌场内,避免不了客人之间的冲突,有些为了钱,有些为了毒,总之这里几乎每天都要发生伤人事件。

无论怎么闹事,来到这里的人都知道点到为止,赌场内拿着枪的看守人员在只要不出人命的情况下,他们是不会干预的,正因为有这些持枪人员的存在,没人敢在这里砸场子。

同样位于二楼的“沙狗”私人办公室里,真皮沙发沾满了脂肪油,满身肥罗的“沙狗”一脸享受的靠在沙发里,身下蹲着一名不挂一丝的女人正在吸食枪口,第一轮服务后女人起身直接坐在了“沙狗”身上,风雨过后一阵倾泻,“沙狗”心满意足的往地上扔了一叠现金,女人连忙跪在地上捡着钱:“谢谢,谢谢“沙狗”哥。”

“这是你应得的,我就喜欢你的服务,去吧。”

“嗯,“沙狗”若是需要,随时都可以叫我,我去玩两把再回家。”

“欢迎欢迎。”

女人打开房门,一直在门外等候的马仔这才转身进了“沙狗”的办公室,几人同时站在了“沙狗”身后,俨然一副不能让任何陌生人接近的架势。

叼着雪茄,马仔赶紧点燃打火机,“沙狗”吞云吐雾之间问道:“阿力呢?”

““沙狗”哥,力哥去巡场子了,这段时间条子看的紧,力哥加大在酒吧外把风的人员,确保没人找上门。”

“阿力这小子总是能得我心。”“沙狗”艰难的站起了起来,就连最基本的走路身上的肥肉要抖三抖,看着单面镜后热闹的赌场,“沙狗”嘴角微微上扬:“上面不让出枪,这几天亏了不少,好在这里倒是收益依旧,不错不错,当初听了阿力的建议,把酒吧二楼改成了赌场,增加了不少收入,不然我还真不知道怎么样养活你们。”

一名马仔点头哈腰的站在“沙狗”身边,听着“沙狗”对阿力的夸奖,马仔立即附和道:“力哥的实力有目共睹,咱们都愿跟着他呢。”

“沙狗”侧头看着身边的马仔,将厚重的肥手搭在了他的肩上:“怎么?你们都愿意跟着阿力吗?看来我选阿力当你们的头选对了?”

马仔立即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额头上的汗水瞬间滑落,跟着“沙狗”的人都很了解他,这家伙不仅老奸巨猾,还心狠手辣,最不能容忍的便是他的威严:“我,我们跟着力哥,自然就是跟着“沙狗”啊,力哥只是我们的头,而您是我们的爷。”

“哈哈哈,说得好说得好。”“沙狗”重重的拍了拍马仔的肩膀,看着“沙狗”脸上肥肉因大笑而颤抖的肌肉,马仔心里的石头算是落地了,至少命保住了。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房门传来一阵敲门声,“沙狗”侧目往监视屏幕上看去,门外是阿力押着一名带着头套的人,“沙狗”对着身边的马仔点了点头,马仔这才走向房门并且打开:“力哥,回来了。”

阿力眉头紧锁点了点头,押着一名穿着西服,头被黑纱遮住的男子走了进来,将男子扔在地上,“沙狗”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阿力指着地上的男子缓缓说道:““沙狗”哥,这家伙来酒吧说找你,我问过多次,他就是不肯说找你的原因,我担心这家伙图谋不轨是条子派来的,所以强行对他搜了身,这家伙还真带着家伙来的。”

“沙狗”嘴角微扬,回到了沙发前,一屁股坐下后挥了挥手,阿力摘下头罩,俨然正是唐全林的管家李建明,“沙狗”看见李建明那满头白发,瞬间笑了起来:“哎呀,还是一位老人家,没想到啊没想到,我“沙狗”居然还被老人盯上了,说吧,谁让你来的,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双手被捆在身后的李建明缓缓的站起起来,挺直腰杆仰视着“沙狗”:“让你的人都出去。”

没等“沙狗”回答,李建明身后的阿力一脚蹬在了李建明的腿上,巨大的力量让李建明直接跪在了“沙狗”面前,阿力一把抓住李建明的头发恶狠狠的说道:“别他妈在这里发号施令,这里不是你说了算,“沙狗”哥问你,你没听见吗?”

李建明斜着眼盯着阿力:“小伙子,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怎么?你还要黑社会尊老爱幼吗?”

阿力一拳打在李建明的脸上,顿时鼻腔血流不止,李建明吐出一口咸腥,不慌不忙的看着“沙狗”:“让你的人出去,这是我第二次通知你。”

“沙狗”拍着自己的肚子狂笑了起来:“老东西,你知道这是哪吗?在我的地盘你就得听我的,说吧,你找我有什么目的,受人指使?还是个人所为?难道我无意间杀了你的家人或者子女,你来替他们报仇的?哈哈哈,不然我实在不明白一个半只脚踏进棺材的老东西不在家好好安度晚年,来这里找什么刺激?”

李建明并未回答,面带微笑的盯着“沙狗”。

“沙狗”对阿力挥了挥手:“干净点,你不说他带了家伙吗?用他的枪干了他,随后找个地方埋了。”阿力点了点头,掏出从李建明身上搜出来的手枪对着李建明的脑袋,被抢指着头,李建明依旧满脸微笑。

就在阿力即将开枪的那一刻,“沙狗”疯了,他已经注意到阿力手里的象牙手枪了:“住手!”

阿力疑惑的转头看着“沙狗”,此时的“沙狗”正在用毕生的力量全速冲向阿力,一身横肉直接撞在了阿力的身上,阿力瞬间被撞飞几米重重的倒在地上,“沙狗”立即捡起落在地上的象牙手枪,满头大汗的他瞳孔放大,脸上写满了畏惧:“你,你们给我滚出去。”

阿力眉头紧锁不解的问道:““沙狗”哥,为什么……”他不知道“沙狗”为什么会撞向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要听那老家伙的话让自己和所有人都出去,他更不清楚“沙狗”态度为何转变的这么快。

“滚!”没等阿力说完,“沙狗”扯着嗓子吼道,阿力起身后依旧一脸迷茫,对着办公室里的马仔们挥了挥手,众人带着不解离开了“沙狗”的私人办公室。

就在房门关上的那一瞬间,“沙狗”重重的跪在了李建明面前,低着头双手捧着象牙枪恭敬的说道:“我,我不知道您来了。”

李建明淡淡一笑:“把我的手解开。”

“沙狗”挪动膝盖绕到了李建明身后,轻手轻脚的解开了李建明的双手,随后一直保持跪地低头的姿势,没人知道“沙狗”心里此时慌的一匹,满头大汗后背发凉。

李建明缓缓的站起身,整理着自己的西服,从兜里掏出卫生纸擦了擦自己嘴边的血迹,仰视着跪在地上的“沙狗”,最后从“沙狗”手里接过了象牙手枪:““沙狗”啊。”

“沙狗”身体顿时一颤,连忙说道:“您说您说,我听着呢。”

李建明走到沙发前,看了看满是油渍的沙发,嫌弃的用手在鼻前挥了挥,对身后的“沙狗”说道:“知道我是谁吗?”

豆粒大的汗珠沿着圆—润的轮廓滴落,“沙狗”紧张到结巴:“知,知道,你,你是“主子”,要么,就是“主子”派来的,我,我认识那把枪。”

李建明搬来墙角的小凳子,擦了擦上面的灰尘后坐在了“沙狗”的面前,将象牙手枪放在“沙狗”眼前晃着:“幸好你看见了它,不然我可要死在你手里呢。”

“误会误会。”“沙狗”毫不犹豫的回答着:“我,我当时真不知道您会来,我,我跟着“主子”这么多年了,从未见过“主子”,这,这次您来的突然,也没提前告诉我,我的人不认识您所以才有了这次误会。”

李建明靠在椅背上,翘着二郎腿:“那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来吗?”对于自己的身份,李建明并没有直接说明,似乎默认了自己就是“沙狗”口中的“主子”,也就是背后大老板唐全林,正是因为如此,“沙狗”才处于绝望边缘。

在“沙狗”看来,自己的人不仅抓了“唐全林”,刚才还动手打了他,“沙狗”不知道自己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于是一直战战兢兢,不敢抬头和眼前的“唐全林”正视。

“我,我不知道,但您能亲自来,说明一定有大事要我做吧,您尽管吩咐,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用,用得着我“沙狗”的地方,你随便开口。”

李建明将一包卫生纸丢在了“沙狗”面前,一脸微笑的说道:“干嘛这么紧张,擦擦你的汗。”

“沙狗”捡起卫生纸连忙擦着:“是是是。”